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审判研究 >> 法院调研 >> 浏览文章

甘孜州毒品犯罪案件调研分析

时间:2016年05月18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陈丽

 

 近年来甘孜州经济社会得到了长足发展,毒品犯罪乘虚而入,当前毒品犯罪呈上升趋势,禁毒形势日益严峻,如不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加大打击力度,势必发展蔓延,危害社会,危害人民。现以甘孜州两级人民法院近三年审理毒品犯罪的情况分析毒品犯罪案件的特点、原因并提出对策。

 一、毒品犯罪的主要特点

2013年受理一审刑事案件367件,其中毒品案件17件,占刑事案4.63%2014年受理一审刑事案件383件,其中毒品案件20件,占刑事案5.22%2015年受理刑事案423件,其中毒品案件21件,占刑事案4.96%;近年来,刑事案件总量呈小幅度上升趋势,这类案件的主要特点是:

(一)毒品罪犯特点

1.毒品犯罪以中青年罪犯为主要,罪犯年龄有逐年上升趋势。其中2013年罪犯平均年龄为35.3岁,年龄最小24岁,最大46岁;2014年罪犯平均年龄为32.7岁,年龄最小22岁,年龄最大46岁;2015年罪犯平均年龄34.88岁,年龄最小22岁,年龄最大58岁。

2.罪犯多为青壮年农民和无业人员。2013-2015年全州法院生效判决的毒品罪犯中,农民和无业人员占83.33,以2013年为例,全州法院生效判决的毒品罪犯29人,27人为农民和城镇无业人员。主要是无业人员因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缺乏正当的谋生技能,且文化程度低、法制意识淡薄,极易被毒品的高额利润所诱惑,常常为毒贩所利用参与毒品犯罪;无业人员又是毒品滥用群体中的主要成分,为了满足自己的毒瘾往往参与贩运毒品犯罪。

3.女性罪犯少量增加。2013-2015年全州法院判决生效的毒品罪犯中,女性罪犯9人,占比11.53%;女性毒品犯罪具有更强的隐蔽性和欺骗性,另外,毒品犯罪的非暴力性易被女性心理所接受,这也是导致女性毒品罪犯比例逐年升高的原因之一。
    4.罪犯文化偏低,甚至文盲。2013-2015全州法院判处的78名毒品犯罪人员中仅有3人具有大专文化,占毒品罪犯人员的3.84%,高中、中专文化8人,占毒品罪犯人员的10.25%,初中、小学文化54人,占毒品罪犯人员的69.23%,文盲13人,占毒品罪犯人员的16.66%。涉毒犯罪分子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多为小学、初中文化程度,甚至文盲,法治观念淡薄,对贩毒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足,在贩毒的高利诱惑下铤而走险。                    

5.以贩养吸。2013-2015年全州两级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共计5878人,其中吸毒人员达33.33%,许多贩毒人员一般本身就是“瘾君子”。由于吸食毒品耗资巨大,一些富有之人也因吸毒而贫穷潦倒,为继续吸毒,他们走上了贩毒的道路,从中牟利,以获取毒资。

(二)毒品犯罪区域特点

1.毒品犯罪地域分布集中。2013年毒品犯罪案件数量分布为中院2件,康定8件,泸定3件,雅江2件,九龙1件,丹巴1件;2014年毒品犯罪案件分布为中院6件,康定5件,泸定4件,九龙2件,得荣2件,理塘1件;2015年毒品犯罪案件分布为中院3件,康定2件,泸定6件,九龙2件,丹巴2件,炉霍3件,得荣1件,理塘1件,巴塘1件。从毒品犯罪案件分布地区来看,居前三位的为康定、泸定、九龙,占全州毒品案件总数的56.89%。其中,居第一位的康定县,2013-2015年办理毒品犯罪案件15件,占全州毒品犯罪案件总数的25.86%,从上述分布可以看出毒品犯罪案件高发地区为甘孜州东部经济、交通发达地区。

2.毒品犯罪呈迅速蔓延态势。通过各县(市)法院办理毒品犯罪案件情况可以看出,2013年涉及毒品犯罪案件有5个县,2014年涉及毒品犯罪案件有5个县,2015年涉及毒品犯罪案件有8个县,以前从无毒品犯罪案件的如得荣、炉霍、巴塘等县域近年来毒品犯罪案件开始出现并呈现增长的趋势,毒品犯罪追求的是经济利益,追求经济利益的犯罪的一个规律是会不断由高发区域向空白、低发区域,发达区域向偏远区域渗透和扩散。

(三)毒品案件审理特点

1.毒品犯罪适用重刑的占比较高。2013-2015年,毒品犯罪适用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的重刑率为50%,其中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的重刑率为64.91%

2.共同犯罪比例突出。以团伙的形式从事毒品犯罪,虽然不具有犯罪集团的组织性、严密性和稳定性等特点,但其纠合性很强。乡情邻里关系往往成为相互连结的重要纽带。如雅江县法院审理的贺某、蔡某、杨某、王某非法买卖制造毒品罪一案,泸定县杨某、王某、金某、周某贩卖毒品罪一案均为乡邻伙同作案。

3.作案方式隐蔽。贩卖毒品案件绝大部分是一对一,交易时间短,犯罪嫌疑人警惕性高,反侦查能力强。作案地点分散,有居民小区、农贸市场和路边等地,环境嘈杂,不宜被发觉。容留他人吸毒的地点基本上为犯罪嫌疑人居住的楼房、出租屋等。有的犯罪嫌疑人为了逃避打击,掩人耳目,利用到酒店开房的方式容留他人吸毒。这类地点都是正常的生活经营场所,发生在同学、朋友等熟人之间,具有迷惑性,侦查机关不易查处。

4.毒品数量越来越大并持续增长。2013年阿某某等贩卖毒品罪一案,涉案毒品344.4255克,2014年张某某贩卖毒品罪一案,涉案毒品497.6338克,2015年尹某某贩卖毒品一案,涉案毒品439.8901克。

5.新型毒品呈上升趋势。海洛因、甲基苯丙胺仍然是毒品犯罪案件的主要毒品类型,同时,麻古 K粉等新型毒品犯罪呈上升趋势。传统毒品因具有成瘾性强、吸收快、精神刺激异常,贩卖后获利大等特性,因而成为吸毒者和贩毒者吸食、贩卖的主要毒品类型。

   二、毒品犯罪的主要原因

1.毒品交易的畸形暴利是毒品犯罪的内在驱动因素。贩卖毒品给毒品贩卖人带来巨大利润。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社会转型必然引起社会关系的变化,利益格局的调整,一些社会矛盾凸显甚至激化。贫富差距加大,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无业闲散人员增多。这些无业闲散人员,他们目睹五彩缤纷的世界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人群,没有树立起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心理反差大,觉得劳动太辛苦,收入又低。而贩毒轻松、利润丰厚、一劳永逸。部分低收入者为了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铤而走险,加剧了毒品犯罪率的上升。

2.吸食人员迅猛增加是毒品犯罪的外部刺激因素。据公安部统计,截至2015年,全国共登记吸毒人员234.5万名,实际吸毒人员估计达1400万。2015年全国共查处有吸毒行为人员106.2万人次,其中新发现吸毒人员53.1万。吸毒人员一旦染上毒瘾就很难脱瘾,戒毒后复吸率普遍较高。一是随着生活压力的增大及精神信仰的缺失,一些人借助毒品来放纵身心、寻求刺激,为吸毒贩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市场;二是近年来媒体上屡屡曝光明星、名人吸毒事件,由于明星、名人在社会上有一定的社会公众影响力,特别是一些青少年把他们视为心中的偶像,他们吸毒会对社会传递错误的信号,甚至会削减和破坏政府部门为禁毒所努力做出的社会效果。

3.毒品罪犯中以贩养吸的情况突出。调研和统计显示,毒品犯罪中的犯罪分子吸毒成为瘾君子,陷入泥潭,不能自拔。面对耗费巨大的毒资,唯一的财路只能是贩毒以贩养吸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4.无法有效掌握毒品来源、惩处上游毒品犯罪。有些毒品为犯罪嫌疑人的上家提供,二者单线联系,且犯罪嫌疑人不知晓其详细特征,造成侦查机关不能有效掌握毒品来源,从源头上遏制毒品流入,查处上游毒品犯罪的难度较大。

5.帮教力度不够。有的毒品罪犯在刑满释放初期,自己也想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但社会、家庭歧视他们,使他们不能重新融入社会,产生社会弃我,我离社会的思想,自暴自弃,重新走上犯罪道路;有的是异地犯罪,刑满释放后,处于失控状态,没有人跟踪教育他们;有的是因为抵不住其他犯罪分子的诱惑而再次犯罪。另外,一些基层组织软弱无力,不能承担教育、引导、帮教毒品犯罪人员的工作。帮教工作存在诸多方面缺陷,实质性的工作内容不多,实施帮教工作的司法机关、单位、社区相互之间工作衔接不够,制度不健全。

 三、对策

1.依法运用刑罚手段惩治毒品犯罪,严惩涉毒犯罪分子,形成打击毒品犯罪的威慑。进一步加大对走私、制造毒品、大宗贩卖毒品和走私、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等源头性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依法从重从快打击,毒品犯罪中的累犯、再犯、涉毒数量较大、贩毒制毒的首要分子、向未成年人贩卖毒品等社会危害大的毒品犯罪,坚决遏止毒品的泛滥;同时注重对零包贩卖毒品犯罪尤其是多次贩毒人员的从严惩治,加大对引诱、教唆、欺骗、强迫、容留他人吸毒等末端毒品犯罪的处罚力度,以遏制毒品供应,减少毒品需求。

2.加强禁毒法制宣传教育工作。抑制毒品犯罪需要全民参与,因此要加强禁毒宣传,使全体国民认清毒品的危害性,提高国民禁毒意识。一是大力宣传《禁毒法》。它是我国第一部全面规范禁毒工作的重要法律,为全面推进我国禁毒工作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它将使禁毒工作有法可依。各级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公安民警、司法干警、社区和戒毒机构工作人员及广大人民群众,要认真学习、大力宣传,全面理解这部法律。努力营造良好的社会禁毒氛围,提高社会整体禁毒意识和禁毒能力。二是充分利用审判资源优势,采取公开审判、庭审直播、报道典型案件、深入学校、社区、农村、城镇社区、城乡结合部等地,发挥司法宣传的导向作用,重点针对社会青年、流动人口、青少年及农村人口宣传法律知识,通过积极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禁毒宣传教育活动,提高群众尤其是青少年的拒毒、防毒意识,从根本上预防、减少毒品犯罪的可能,不断扩大禁毒斗争的社会效果。

 3.构筑毒品犯罪预防体系。禁毒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禁毒法》以此确立政府统一领导,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广泛参与的禁毒工作机制。坚持打防并举,以防为主,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的方针,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打击、宣传、教育多管齐下,挽救、教育失足者,从根本上消除毒品的祸害。一是依托群众自治组织,建立以居委会(村委会)为主,辖区派出所密切配合的联防禁毒机制,以社区、村为单位深入开展毒情排查,确定重点涉毒人员,并建立档案台账。定期了解重点人员的动态进行帮教扶助,不段增强吸毒人员的戒毒自信心。防止吸毒人员步入“以贩养吸”的泥潭。                                                        

二是侦查机关、群众自治性组织等,依托网格化管理,群防群治,对出租房屋进行定期不定期的排查,规范房屋租赁市场,实行租住房屋实名备案制。在涉毒案件多发地区加强日常巡逻,强化对重点人员的监控,鼓励重点人员提供毒品案件线索,协助侦查机关侦破案件,通过个案,发现串案、窝案,查获毒品来源,做到全方位、多角度的管理和防范。三是司法机关、政府部门应积极主动与社区、村委、学校等建立工作互动机制,形成整个社会预防、帮教合力,齐抓共管。深入持久地开展创建无毒单位无毒社区无毒村活动,筑起禁毒铜墙铁壁。



(作者: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 陈丽 编辑:yjs)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