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法院要闻 >> 浏览文章

长征精神耀法院 泸定:通往共和国的大门

时间:2016年10月20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长征精神耀法院 泸定:通往共和国的大门
图为泸定桥。姜郑勇 摄
长征精神耀法院 泸定:通往共和国的大门

    (人民法院报讯)汽车在蜿蜒不平的山路上颠簸,淅淅沥沥的雨连续下了好几天,似乎还没有结束的意思。窗外群山连亘,苍翠峭拔,片片云雾缭绕其间,宛若仙境。

    崖岸陡峭,路上总能遇到山体塌方,汽车只能熄火等待工人清理完毕排除险情后放行通过。“砰”的一声闷响,伴随着刺耳的急刹车声,一块斗大的石头砸在了车前不远的路基上。司机慢慢把头伸到窗前,望了望头上,一踩油门冲了过去……

    终于平安到达“红色名城”——泸定。

    1863年,石达开率领的4万太平天国将士在此全军覆没。1935年,蒋介石致电其大渡河沿岸指挥官,称红军“必步石军的覆辙”。毛泽东则深信,“石达开没有走通的路,我们一定能走通。”随后,便有了22位勇士飞夺泸定桥的壮举,“十三根铁链劈开了通往共和国之路”,成功打开了红军北上、救亡图存的通道。

    红军夺取泸定桥数月后,在泸定岚安乡昂州村发生了“七战昂州”的战斗,与飞夺泸定桥战况同样惨烈,遗憾的是,这段历史至今仍然尘封。

    黄能贵,泸定县人民法院的人民陪审员,他有一个红军文物陈列室,空闲的时候喜欢客串一下岚安乡革命传统教育义务讲解员。

    “就在那儿,那个悬崖上,23名红军战士全部跳崖,比‘狼牙山五壮士’还惨烈,没得人晓得。第二年山洪涨水的时候,尸体、烂枪那些冲出来才发现,好多尸体直接冲到大渡河里头,惨啊!” 黄能贵指着对面当地人称作椅子山马蜂沟的地方对我们说。

    1935年冬天,岚安苏区游击大队副队长龚万学护送游击队政委罗基明和两名伤员到天全治病。走到椅子山,龚万学趁罗基明高烧昏迷时,准备将他掐死然后拿走两小袋银圆。千钧一发之际,两名捡柴回来的伤员看到了这一幕,用枪托砸晕了龚万学并押下山。

    12月25日晚,少共书记李勃成立了一个临时审判法庭,对龚万学进行审判,刚讯问了几句,便听到乌坭岗枪声大作,国民党十六集团军李报冰率领315、317、318团血洗昂州。23名红军战士被安排阻击敌人,掩护县委和政府转移。大雪封山,战士们弹尽粮绝被逼退到悬崖上,打光了全部115发子弹,击毙击伤敌人50余人。排长高喊“红军万岁!”后,率先跳下悬崖,战士们随后相继跳下悬崖。只有“红军万岁!”呐喊声久久回荡在山谷……

    “这些红军娃娃到现在都不晓得名字,不过岚安乡的乡亲都记得他们。” 黄能贵望着远方讷讷地说。

    在岚安,村里每个老人都有一肚子红军的故事。黄能贵的父亲黄启文经常讲,红军是他见过最好的队伍,也是最不怕死的队伍。

    黄能贵说,红军长征那种坚定革命理想信念,坚信正义事业必胜的精神,跟老百姓生死与共的精神,一直影响着他。

     “几年前,我有幸当了人民陪审员,这是非常大的荣誉,也是一份职责。我代表法官、老百姓,也代表法律,所以我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我觉得我不仅仅是陪审员,还是监督员和宣传员。”

    除了作为人民陪审员参与审判以外,乡亲们有了矛盾纠纷也常常找到黄能贵。用他的话说,那就是调解不只是在法庭上。

    桑吉是泸定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桑吉的爷爷扎西彭措当年是丹巴藏民团的一名连长,任务主要是带领藏民团的战士帮红军把物资从泸定运送到道孚。

    “每年的5月到10月是泸定的雨季,也是地质灾害最严重的时候。”桑吉猛抽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掐灭后,这个黝黑健硕的康巴汉子逐渐打开了话匣子。

    “有一次我跟周道隆、李元超去扎里村坟山坪执行一个抚养费纠纷的案子,头天刚下过雨,车开到一个拐弯的地方就遇到塌方,车被泥沙冲到悬崖边上。这个时候我们都不敢动,脸都吓白了,稳定了情绪后,大家才慢慢从靠山的车窗上爬出来。”

    桑吉说这种程度的危险还遇到好几次。有一次骑着摩托车去杵泥乡送达,弯道太陡,差一点从联合村吊桥上掉进大渡河。还有一次,从磨西回泸定的路上遇到山上掉石头,一个碗口大的石头直接击穿挡风玻璃,反弹后擦伤了副驾驶的耳朵。

    甘孜州的地形大多是两山夹一川或是两川夹一山。万丈悬崖下,波涌涡漩,砰訇瀄汩,从山上瞭望,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当地人说,山上发生的事故,他们一般都不叫车祸,而称为“空难”。

    我们走出泸定法院办公楼时,正碰上尼格木呷在院子里检修汽车,作为海螺沟法庭的庭长,第二天他将要在“蜀山之王”的贡嘎山风景区宣传侵权责任法和旅游法。

    “出发前我们都要确保汽车没问题,否则万一在山上出啥子毛病,一秒钟就可能让你尸体都找不到,不过我们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尼格木呷用扳手吃力地拧着螺丝。

    “我们现在巡回审判走的大都是红军当年长征时走过的路,磨西、德威、飞越岭、乌坭岗……当年红一方面军一天一夜急行军240里,红军当年那种环境下都不怕,今天的条件要比当年好得多嘛,是不是?所以我觉得也没得啥子。”尼格木呷言语里透着一种不屈不挠。

    “联系群众,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我理解的红军长征精神。”泸定法院院长钟天蓉介绍说。目前,泸定法院正在开展“矛盾排查进乡村、立案服务进乡村、巡回审判进乡村、法制宣传进乡村、同心同向进寺庙” 的人民法庭“五进”活动,把法制讲座开到高山牧区,将审判法庭搬进农家院落。

    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书中曾经指出,“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而泸定法院一直以来都在这样默默实践着。

    (本报泸定10月8日电)

    记者感悟

    长征精神在脚下

    光阴荏苒,逝者如斯。

    大渡河的滚滚波涛日夜奔流,不竭不息。战火的硝烟早已弥散,长征的精神却历久弥新。

    今天,我们来回忆人类历史上这一伟大壮举,缅怀这段波澜壮阔的史诗,纪念这段改变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历史,传承这段在万里长征中培育形成的不朽精神。

    长征精神的内涵和体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对于黄能贵而言,可能是自己参与审理的每一个案件,双方当事人都感到公允。对于桑吉来说,或许是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解决泸定法院的执行难。而在尼格木呷看来,则是每一名来到海螺沟景区法庭寻求帮助的游客朋友,在返回的途中,都能够满载一份美好的回忆和喜悦。

    无论怎样,这一切都是从脚下开始,一如长征。

(作者:佚名 编辑:bgs)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