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审判研究 >> 学术论文 >> 浏览文章

民族地区强制执行疑难问题研究

时间:2017年08月2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民族地区强制执行疑难问题研究

                 —以四川省甘孜藏彝区为例

论文提要:

随着精准扶贫、旅游资源开发的持续深入,原本经济滞后的偏远少数民族聚居区有了长足的发展,淳朴的民风逐渐改变,越来越多的矛盾纠纷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执行工作是维护申请执行人合法权利的重要手段;是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权利内容最终得以实现的保障,是让少数民族信仰法律、维护民族地区法律权威的根本保证。偏远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执行案件,主要案由是邻里纠纷、牧场纠纷、婚姻家庭、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等,主要特点是案件标的金额小、被执行人缺乏实际给付能力、双方均缺乏法律意识、依赖民风民俗解决问题等。

主要创新观点

本论文从民族风俗习惯入手,首先对偏远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民族风俗习惯及其特点进行了阐述,并对这种现状的原因进行了分析。然后又分析了在常规执行手段下,强制执行阻力大、民风干预司法严重、案件执行成本高、实际到位率低等问题。最后,结合偏远少数民族聚居区的具体情况和办案经验,提出创新思路加强手段提高执行到位率的方法措施。(全文共9971字)

以下正文:

党的十八大以来,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儿女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华大地吹响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号角!这是法律人的福音!更是民族地区的福音!为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最有力的法治保障,是我们法律人义不容辞的职责!更是我们少数民族地区法律人的信仰!少数民族地区只要有法律人保驾护航,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早日在各民族之间实现!这是我们少数民族地区法律人对祖国和人民的庄严承诺!

法治是民族地区同步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的重要保障!也是各民族从风俗习惯中得到解放,获得自由的唯一法宝!因此,民族地区法治首先要树立法律权威,要树立法律权威就要做到生效法律文书全面得到执行,才能让法律成为民族地区永恒的信仰!但强制执行疑难的老问题!是我国普遍存在的,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更为突出!周强院长强调,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进一步贯彻落实全国两会精神,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社会各界大力支持下,发扬改革创新精神,上下同心、义无反顾、攻坚克难,确保实现在两到三年时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目标,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实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全面向执行难宣战。军令如山,作为法律人,特别是作为基层少数民族地区的执行工作者,深感使命光荣,责任重大,任务也更加艰巨!因此,作为基层少数民族地区的执行工作者,研究少数民族地区强制执行疑难的问题有助于提高我们的工作能力。

一、特殊的地理人文制约着执行工作的步伐,强制执行阻碍多

我国少数民族分布的地域约占全国总面积的63.8%。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绝大部分居住在我国西部和北部的边疆地区。西北、西南及东北地区是我国少数民族分布最集中的地区。其分布的主要形式为聚居和杂散居。居住分散,交通不便,送一份法律文书要徒步几个小时,来回就是一天时间!大多数少数民族都居住在高山的贫困地区,经济条件落后,创收致富能力差,经济单一,放牧、种植土豆与玉米为主,无其他收入来源。有些少数民族以或大或小的聚居区同汉族居住地区交错穿插,从而形成了在地域分布上以不同民族为主体的各民族“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格局。这种格局长期以来加强和促进了各民族经济文化的密切联系和相互交流。但由于各民族之间的风俗习惯、贫富差距及文化差异等不同,在频繁的交往过程中矛盾更加突出!

在民族聚居区,不同民族之间通婚的现象普遍,有些婚姻并不是通过自由恋爱而最终结合。在偏远山区,不少的大龄汉族男人在本地找不到配偶,往往金钱“买”媳妇,但是由于语言和民族习惯不同等原因,婚姻时间一般持续不长,离婚或者女方“逃跑”,产生追索子女抚养等问题。此类执行案件的难处是被执行人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下落不明、毫无法律意识,甚至有的是找到被执行人也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按照有些民族的风俗习惯,孩子随父亲姓,说白了就是属于这个家族,应该由这个家族来抚养的观念思想!而不是母亲给抚养费!执行这样的抚养费当事人无法理解,甚至周围的人也不理解!本来是一起很小的抚养纠纷案件,他们眼里执行的不是个人,而是这个家族。但若采取强制措施,又可能激发民族矛盾,不利于当前的维稳形势!所以执行起来阻碍多!

二、根深蒂固的民族风俗习惯干预司法,强制执行受阻挠

少数民族地区的风俗习惯,在人们的日常生产生活中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人民群众对是非曲直有一套自己的判断标准。有些案件即便是通过法院的审理裁判,当事人仍然不认同,执行局办案的时候往往会遭到很大抵触。另外,少数民族群众对宗教很虔诚,遇到纠纷往往请出喇嘛、宗教长老来调解,执行所依据的生效法律文书比不上喇嘛、宗教长老的“一锤定音”。在民族地区寺庙、家族族长等利用民族风俗习惯干预司法,阻挠强制执行是客观存在的。

在少数民族地区,民族的风俗习惯是根深蒂固的,比如藏族,他们相信寺庙能超度人的来生,从小就教育他们今生所受的罪就是为了来生积福,因此,他们大部分人从小就送到寺庙念经,从小就教化他们,寺庙成了他们的精神世界,寺庙也掌控了他们的灵魂!普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有一天,看到他们三步一跪,跪到西藏,他们把自己的一生,乃至生命也可以无偿的献给寺庙,才知道信仰控制一个人的思想是致命的!寺庙掌控着他们的一切事物,各种矛盾纠纷都要到寺庙去处理,这是藏区不成文的规矩!这就是他们的信仰!藏区有个基层法院,曾受理一起牧场民事纠纷,案情是扎西购买邓珠的虫草,一直没有给钱,邓珠却说早已付完,当时只有两个当事人在场,没有字据,也没有其他任何证据佐证。两个家族为此对峙,矛盾一触即发,维稳形势严峻。法官也无法查明实事实真相,左右为难,对此,法官进行调解,尽量缓解矛盾,可是法官连续一周不断调解,最终都是失败告终。最后两个当事人在家族组长的掌控下到寺庙去赌了个咒,此事就缓解了。在藏区,此类案件举不胜举,这对我们作为民族地区的法律人,触动很大。他们信仰寺庙,不相信法律,这对推动民族地区的法治是很不利的,这极大的消弱了党在民族地区的执政地位,也是民族地区、特别是藏区社会不稳地的直接根源,作为法律人,深知寺庙干预司法这对民族地区法治的破坏是不容小视的。   

比如彝族,家族的族长掌控整个家族成员,家族成员的大小事务都是族长说了算,并从小就接受民族风俗习惯的洗礼,彝族婴儿出生不能先喂母乳,而是父亲用拇指沾点酒擦在婴儿的嘴上,才可以喂母乳。所以彝族人开玩笑说:“我能喝酒是因为没吃奶就先喝的酒!”是真的!意思就是告诉婴儿家族是至高无上的,只有家族利益,没有私人利益,一切属于家族,服从家族是天意!不可违!家族掌控个人的一切!以上案例只是各民族风俗习惯的缩影,作为长期在民族地区工作的法律人,有时也被这种风俗习惯所左右,这是很被动的,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三、个人事情转换为家族事情,强制执行风险高

在少数民族地区个人属于家族的一部分,家族掌控个人的一切,个人的恩恩怨怨多属于家族,大到家族仇杀,小到夫妻吵嘴。随着民族地区经济的发展,有些不法分子就利用家族势力胡作非为,公然挑衅法律,比如,彝族所谓的“搓缺、木缺”(彝文,翻译:“人命赔偿金、骏马赔偿金”)是家族所有的成员一起承担赔偿的,说白了就是一个家族成员在外面杀了人,赔偿金由整个家族共同承担,只要是这个家族的,不管相互认不认识,都要分摊赔偿金。这是从古到今他们不破的规矩。因此,如果有人在外面打伤了别人,要赔钱就家族大家平摊,所以法院要执行,执行的虽然是他个人,但由于家族内部有规矩,牵涉到的永远是整个家族。所以强制执行稍有不慎,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四、“小案子大办,杀鸡总是用牛刀”,强制执行成本高

在少数民族地区“杀鸡总是用牛刀”的办案过程,无形增加了办案的成本,加大了强制执行的难度!比如甲的新建房屋阻挡了乙的通行,双方原本是同村村民,此案解决应该不难!但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风俗习惯,对待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不一样,牵涉两个民族之间的对立,通过双方家族的协调,协商不成起诉到法院。后经法院判决生效申请执行,这样的被执行人不是一家人,而是一个家族,甚至是一个民族的问题。此类案件的执行如果采取强制措施,可能会激化双方家族的矛盾。稍微不慎,就会引起民族矛盾,事态恶化就不堪设想。对此,在执行的过程中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一个一个的法律解释,并个个进行疏导工作。这样的一个案件有时牵涉到动用政府的各个职能部门进行协调,二、三个月不一定协商得好,这样的案件在少数民族地区强制执行起来难度极大,消耗极大的人力物力,办案成本可想而知。

五、“杀牛的方法有时难于抓鸡”,强制执行难度大

最高人民法院20137月出台《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以来,不断拓展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信用惩戒的范围和深度,形成多部门、多行业、多领域、多手段联合信用惩戒工作新常态,最大限度挤压失信被执行人生存和活动空间,有力推动了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但在少数民族地区,大多数被执行人生活在牧场、有的生活在贫困山区,信息封闭,通讯不畅,甚至有些被执行人从未走出过大山等客观因素,再有力的执行措施对他们也无稽之谈。为扭转这种被执行人难找、执行财产难寻、协助执行人难求的局面,人民法院坚持不懈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不断提升执行工作数字化、智能化、透明化水平。最高人民法院建成覆盖全国的网络执行查控体系,与2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进行了网络对接,覆盖全国共约22万个银行业金融机构营业网点中的70%,部分领域实现查询、冻结、扣划一体化功能,实现执行模式质的飞跃。但在少数民族地区,大多数被执行人身处贫困山区,经济困难,又无其他经济来源,别说存款,连基本的生活都勉强度日。有些被执行人有点积蓄,但由于路途偏远,交通不便等多种因素,很少把钱存到银行。因此通过网络执行查控体系执行的可能性不大。这样,有很多执行措施在少数民族地区无法发挥它的效能,就像高铁跑到山路上,根本无法行驶,不能发挥它应有的职能。

比如,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是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一项新型执行措施,目的就是通过限制恶意债务人的高消费行为,敦促其尽快的履行还款的义务。它在各地人民法院的执行过程中被越来越多的适用,作用日益明显。但在少数民族地区,几乎所有的被执行人都达不到高消费的水平,限制高消费对他们来说一点作用也没有,成为少数民族地区所谓的“杀牛的方法有时难于抓鸡”的名言!

六、民族地区缺乏相应的人才,强制执行缺能手

各级法院大力推进执行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执行作风明显改善,队伍面貌焕然一新。但在少数民族地区,学位再高,专业能力再强,不代表能把执行工作做好。只要不懂少数民族语言,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就无法开展工作,到了少数民族地区就只能成为“瞎子、聋子”。语言不通是少数民族地区执行工作的最大障碍,很多执行工作都是要给被执行人做工作,需要给当事人讲法律,讲道理,才能把执行工作做的通。特别是到少数民族地区,不懂少数民族语言,无法沟通,再加上不了解当地少数民族的习惯,就容易触碰到他们的风俗习惯,造成民族矛盾。因此,在少数民族地区做执行工作,不仅要有高超的职业素养,而且要懂得少数民族的语言及风俗习惯。目前,少数民族地区缺乏懂民族语言、懂法律、懂执行的能手。

   执行难!少数民族地区强制执行更难的突出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作为少数民族地区的执行法官我们不回避问题,但我们面对少数民族地区强制执行难的问题也绝不退缩,准确对待问题,找出问题的症结,对症下药。结合少数民族地区的强制执行难的突出问题,因地制宜,采取以下解决强制执行难的措施:

面对以上具体难点,本文不再从宏观面上谈论如何解决“执行难”问题。结合办案经验,着眼于微观层面,有针对性地提出以下措施来解决基层人民法院在偏远少数民族聚居区执行工作的困境。

一、谁执法、谁普法 ,强制执行中利用“法庭五进”对民族地区强制执行难刮骨疗伤

加大对民族地区法制宣传教育力度,做到巡回法庭进藏区、进寺庙 、进彝寨、进牧场、进乡村,把民族地区的普法工作纳入司法、执法工作的常态化,做到普法工作包村到户,入心入脑!把法治教育纳入民族地区的日常教育,把法治的种子播撒在民族地区生根发芽。用法律打破民族地区风俗习惯的壁垒,树立民族地区的法律权威,引导各少数民族同胞遇事找法,解决问题靠法,化解矛盾依法,把各种矛盾引导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解决。

紧扣“五进”重心 夯实依法办事基础,把人民法庭“五进”活动作为破解民族地区强制执行难问题和推进“公正司法、廉洁司法、为民司法”建设的金钥匙。

按照贴近民族生活、贴近民族群众、贴近民族实际的要求,结合“六五”普法及“法律八进”工作要求, 以《婚姻法》、《劳动合同法》、《侵权责任法》、《社会治安处罚法》、《环境保护法》等与群众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作为重点内容,充分利用农闲季节、重大民族节庆等节点,采用各少数民族语言排演法制类文艺节目、编发各民族群众通俗易懂实用的法律知识读本(普法案例故事)、举办法制讲座、入户走访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积极开展“送法下乡”、“以案说法”和法律咨询活动。抓住巡回法庭审判案件这个以案释法的最直接形式,在开展巡回审判中,邀请或依托乡镇、村(社区)组织、各少数民族群众旁听案件审理 ,让广大农牧民群众在身边的典型案例中学到法律,了解法律倡导什么、禁止什么,努力提高少数民族群众遵纪守法意识和依法解决纠纷能力,根深蒂固的执行矛盾得到彻底化解。

加强“诉非衔接”,指导村(社区)建立健全人民调解委员会,将人民陪审员、村(社区)干部和有威望的各家族长老吸纳到调解组织中。并对调处民间纠纷、指导民间调解等方面以提出法律意见、个案指导、联合调解等具体形式,指导司法所、调解委员会、村组干部、各家族长老化解关于婚姻、赡养、土地承包等纠纷案件,把信访矛头问题、信访积案和涉稳隐患问题有效化解,把强制执行难的根源终结在萌芽状态。

大力弘扬“马锡五审判方式”,依托马背流动法庭,对在交通不便、群众诉讼困难的藏区、彝寨、牧场、乡镇,把法庭搬到现场巡回审理,方便诉讼当事人就近参加诉讼,极大的减轻农牧民群众诉累。加强巡回审判点建设,把巡回审理的触角覆盖到所有藏区、彝寨、牧场、乡镇,合理设置巡回办案点与诉讼服务点,形成以人民法庭为点、马背流动法庭为线、基层人民法院为面,“点线面”相结合、全覆盖的司法服务网络,有效提高了巡回审判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延伸巡回审判职能,将巡回审判与收集民意相结合,充分听取社情民意,兼顾各民族风俗人情,恰当借助乡规民约,裁判结果得到了个少数民族当事人和社会公众的广泛认可,民族地区强制执行难禁地被彻底打破。

以上是甘孜藏区开展“法庭五进”破执行难的成功举措,2015年以来,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结合民族地区法制意识淡薄,民风民俗干预司法、阻挠强制执行等疑难问题,甘孜中院党组高度重视,由中院院长、党总书记吴良军亲自挂帅,有各市、县法院院长作为成员,专门成立了“法庭五进”领导小组,把民族地区的普法工作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专题研究、专门部署,针对性的在民族地区、特别是藏区轰轰烈烈的开展“法庭五进”普法活动。通过二年以来的人民法庭“五进”活动,甘孜藏区、彝区呈现出尊法、守法、用法的良好氛围,各少数民族群众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良好局面正逐步形成。以前民族地区有纠纷到寺庙,转变为遇事找法院的良好局面,法治环境逐步好转。随着人民法庭“五进”活动的纵深推进,民族群众的法律意识、维权意识明显增强,有力提升了各民族群众依法解决纠纷意识,使各少数民族群众更加真实全面了解和支持法院的执行工作,少数民族群众到法院进行缠闹的现象明显较少,在执行工作中,被执行人依靠各家族势力阻挠强制执行,不愿履行义务开始向家族族长带头督促被执行人积极主动配合履行法定义务转变。此次普法活动效果突显,取得成绩斐然!本人所在的泸定县人民法院已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法院。此次普法活动为民族地区强制执行难起到了刮骨疗伤的效果。

二、加强执行联动机制建设 灵活利用民间力量打破家族壁垒

偏远地区法院,特别是民族地区基层法院,司法资源及其有限,执行局人员配备较不足,懂得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执行干警少之又少,“单枪匹马”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必须建立强制执行联动机制,灵活利用民间力量打破家族壁垒,力求事半功倍的效果。强制执行联动机制由党委领导、法院承办、各单位及各基层组织协助、当地少数民族地区的部落头领配合的强制执行模式,在具体案件的强制执行中,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党委主要负责领导、协调工作,当地少数民族地区的部落头领用民族规矩把老赖与民族群众分离出来,执行法官把握法律尺度,并组织警力依法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做到“稳、准、狠!”稳就是处置要稳,完全掌控局面;准就是要打击对象要准,做到对象准、实事准、定性准;狠就是要做到依法从严从快处理,揭开老赖利用家族势力胡作非为的面纱,将其绳之以法;各单位及各基层组织协助,做善后工作,进行教育,做到执行一方、震慑一方、教育一方的效果,有效地树立司法权威,最终建立起一套强制执行威慑机制,有效的在民族地区树立起司法权威。

201565,磨西镇老街卫生院对面,街道两头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泸定县人民法院启动强制执行联动机制,强制执行吴某某等人申请执行黄某排除妨碍纠纷一案,法院干警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将被执行人黄某侵占吴某某位于磨西镇老街的房屋强行腾出并交付申请人吴某某等人。执行现场由海螺沟管委会党委负责协调领导、由泸定县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强制执行,海螺沟公安分局负责安保、现场预备突发处置,磨西镇人民政府、杉树村村组干部、当地各家族族长、当地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做群众工作,把群众与被执行人分离开来,稳控群众,并对现场进行监督。

在强制执行现场,县法院依照法律程序,通知被执行人到场,向其做法律释明工作,再次要求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执行人以家族势力为靠山,仍然拒不配合。在地方政府及公安机关等部门的协助配合下,县法院执行干警强行进入该房屋,依照法律程序,对屋内的所有物品进行了详细的证据固定登记和封存,强行将该房屋内的物品搬离至指定场所堆放。在将涉案房屋内的所有物品搬出后,县法院干警将该房屋交付给申请人吴某某等人。

法院强制执行联动机制建立以来,充分发挥其积极作用。相关部门、各家族族长从被动配合到主动协助,为法院强制执行加推助力,在形成执法威慑力的同时,更好的维护了权利人的合法利益,弘扬了法治,体现了法律威严。

三、开阔思路 、运用以物抵债、以劳折资等手段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百零一条:经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同意,可以不经拍卖、变卖,直接将被执行人的财产作价交申请执行人抵偿债务,对剩余债务,被执行人应当继续履行。偏远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执行案件案情简单,一般不涉及第三方权利义务人。案件标的本身不大,如果再加上评估费、拍卖费等费用,对当事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有的评估费、拍卖费甚至超过案件标的本身。当地群众的收入除用作购买生活必需的动产或不动产外,基本很少剩余现金。所以,执行实践中以物抵债发挥着积极作用。

实行以物抵债、以劳折资可以提高法院执行效率,缓解执行积案压力,可以使申请执行人的债权早日得以实现,可以节约执行成本。在偏远少数民族聚居区,牧场的牛羊牧民自己心中都有价位,以物抵债可以为法律关系双方当事人节约评估费、拍卖费等费用,也为人民法院节约了有限的司法资源,有效的提高了办案效率。

四、部分执行到位、协议分期履行

执行工作的最终目的是维护申请执行人的权利得以实现,让被执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在一些涉及双方都存在经济困难的执行案件中,即便是被执行人尽力配合,仍然不能一次性完全给付所有案款。需要给被执行人留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如果一次性将被执行人“掏空”,使其丧失了给付剩余执行案款的能力,往往适得其反,对双方均是不利的。

申请人文某在给尼玛修建房屋时受伤(并未购买保险),文某丧失劳动能力,生活陷入困境,被执行人尼玛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其经营的一个小牧场,有十几头牦牛。就算尼玛倾其所有,把牧场一次性转让,仍不够一次性给付文某近二十万的赔偿款。最后,经双方自愿协商,达成分期履行协议,尼玛每年给付文某六万元,这样给尼玛一个“放水养鱼”的机会,尼玛就可以继续经营自己的牧场,牧场每年卖酥油收入三万多元,再加上牧场每年出栏四、五头牦牛,收入四万元作用,牧场一年的收入就有七万元左右。若尼玛经济条件好转,则视情况每年多给付案款。这样一来既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法院的生效法律文书也得到了执行,还给被执行人留住了生路。

当然,协议分期履行也有弊端。不仅会增加法院执行的工作量,而且一旦被执行人不遵守分期履行协议,就会产生执行不能的风险。所以说,不是所有的案件都适合协议分期履行,必须严格控制,可以采用家族族长担保、牧场抵押等方式来确保被执行人履行协议。

五、加强司法救助  解决实际困难

加强司法救助功能,设立司法救助基金。司法救助基金的来源应以政府财政为主,同时充分调动民间救助的积极性,扩充救助财力,司法救助基金实行专款专用。在偏远落后地区,有些执行案件,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不能执结的,而是确实不能执结。特别是重大机动车交通事故赔偿和涉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执行案件,赔偿的数额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当事人的履行承受力是根本达不到,被执行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入狱或本人基本没有履行能力,其家庭经济条件有限,赔偿能力低下。加强司法救助能解决申请人的实际困难,也能减少矛盾促进和谐。

罗某以种地为生,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被高某故意伤害致死,高某被判入狱,民事赔偿部分约十八万。该案进入执行程序,经调查,罗某死亡后,妻子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家庭压力出走,下落不明,留下两个年幼的女儿和丧失劳动能力的父母,生活陷入绝境。而被执行人高某虽然愿意给付,但是却并无履行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法院执行时启用司法救助基金,按比例、分批次对申请执行方进行了救助。

六、结合少数民族地区的特殊情况,打造一支懂民族语言、懂民族风俗、懂执行义务、懂法律知识的专业执行队伍

少数民族地区不懂民族语言就是所谓的“瞎子、“聋子”。不懂民族的风俗习惯就容易激化民族矛盾!所以解决少数民族地区的强制执行难,迫切需要解决的是打造一支懂民族语言、懂民族风俗、懂执行义务、懂法律知识的四懂专业执行队伍。用专业的执行队伍才能打开少数民族地区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强制执行难禁地!

   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作为少数民族地区的法律人,我们用法治助推中国梦早日在民族地区实现!用法治的光芒照亮民族地区!让法律成为民族地区永恒的信仰!为民族地区同步进入小康社会!进入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保驾护航!

结论:偏远落后的少数民族地区的执行案件有着自身的特点,在办案过程中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依法办案的基础上,创新思路,采取灵活的执行措施,加大普法力度,促使被执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维护法律权威,提高司法公信力。作为少数民族地区的法律人,法治是我们的梦想,也是我们的信仰。我们以法律人的身份承诺: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打开少数民族地区这片古老而神秘的执行难禁地!让法律成为少数民族地区永恒的信仰!为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民族地区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民族梦提供最有利的法治保障!

 

 

 

 

 

 

 

 

 

 

 

 

 

 

 

 

 

 

 

 

 

注释:

1)超律志: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执行工作报告》白皮书,网络(http://blog.sina.com2016 版。

2)罗书臻:《全面展示人民法院执行工作成绩》,人民法院报版。

3)最高法:《惩戒失信被执行人》,网络http://yuqing.cyol.c 2016版。  

4)李豪、刘子阳:《信用惩戒发威超一成老赖主动还钱 》,法制日报2016316日版。  

 

 

(作者:胡贵 编辑:yjs)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