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审判研究 >> 法院调研 >> 浏览文章

甘孜审判第二期

时间:2017年08月2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1. 杜宗泽被控行贿案·······························1

2. 陈忠良、李新与陈群松、陈西霞、陈希萍赡养纠纷案····5

3. 夏桂凤与康定市炉城镇大河沟村民委员会、康定市市政管理局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9

 

 

 

 

 

 

 

 

 

杜宗泽被控行贿案

 

【裁判要旨】

案件行贿行为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前的,根据刑法从旧兼从轻的适用原则,对其定罪处罚不应当判处罚金。

【基本案情】

2012年10月8日,康定县政府时任领导召集县牧民定居行动计划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负责人对2012年牧民定居点续建、新建安全饮水工程等事宜进行专题研究后,由康定县水务局作为业主单位,委托具备水利工程建设相关资质的工程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实施牧民定居安全饮水工程建设,建设资金从该项目资金中支付.阳光将此工程项目告知被告人杜宗泽后,杜宗泽在明知自己无相关资质的公司的情况下,而与王永、吴钴以万和公司的资质于2012年10月22日与康定县水务局签订康定县2012年牧民定居安全饮水工程施工合同,后被告人杜宗泽以万和公司的名义分别于2012年10月25日、11月10日、12月12日向业主单位康定县水务局借款或者申请拨付工程进度款500万元、500万元、400万元,康定县水务局于2012年10月26日、11月12日、12月19日从金汤水土流失治理生态转移支付资金中向万和公司支付500万元、400万元、400万元。2014年1月2日,康定县2012年牧民定居安全饮水工程竣工结算。阳光决定将康定县金汤河河道疏浚应急工程交由杜宗泽施工后,杜宗泽与王永于2012年12月10日以泽嘉公司的名义与康定县水务局签订康定县金汤河河道疏浚应急工程施工合同。杜宗泽为感谢阳光在工程取得、工程拨付款方面给予的关照,并希望阳光将湿地工程交给其施工,遂于2012年12月29日21时许,在成都市西一环路西一段的成都市图腾印象酒店阳光当晚入住的房间内给予阳光人民币80万元。次日,阳光前往遂宁市将现金80万元存入其妻持有的户名为江翠的农业银行账户内。

【裁判结果】

泸定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杜宗泽与他人以万和公司的名义承揽饮水工程,给予阳光80万元,无证据证实系受万和公司的指派或者委托及与吴钴商量,杜宗泽应对其行为承担刑事责任;杜宗泽在明知自己无资质的情况下,与他人分别以万和公司、泽嘉公司的名义承揽工程,康定县水务局先后共支付万和公司1300万元工程款,系康定县水务局局长阳光为杜宗泽在承揽工程、合同履行中给予了关照,杜宗泽的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的规定,谋取了不正当利益,构成行贿罪。其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根据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及杜宗泽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认罪态度,对其从轻处罚。据此依法作出判决:被告人杜宗泽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杜宗泽以一审判决定性欠妥,判决量刑畸重,判处罚金三十万元过高为由提起上诉;泸定县人民检察院以对杜宗泽判处罚金三十万元系适用法律错误提起抗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阳光电话告知杜宗泽安全饮水工程项目后,杜宗泽与他人以万和公司的名义承揽该项目,杜宗泽为感谢阳光在工程取得、工程款拨付方面给予的关照,并希望阳光将湿地公园工程交给杜宗泽施工,向阳光行贿80万元。无证据证实杜宗泽与他人商议过给予阳光感谢费,亦无证据证实杜宗泽给予阳光80万元的行为系受万和公司指派或委托,故系杜宗泽个人行为;阳光电话通知不具有相关资质的杜宗泽到康定做工程后,杜宗泽与他人以万和公司、泽嘉公司,先后分别承揽了安全饮水工程及应急工程项目,且杜宗泽还明确希望阳光在其他项目给予帮助。根据“违背公平、公正原则,在经济、组织人事管理等活动中,谋取竞争优势的,应当认定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规定,阳光将不需进行公开招标的两个项目交由不具有竞争资格的杜宗泽施工,从而杜宗泽在获取该两项工程项目中,违背公平、公正原则,本不具有竞争资格而谋取到竞争优势的不正当利益,且事后杜宗泽主动给予阳光80万元也是希望达到在以后得到阳光更多关照的目的;杜宗泽给予阳光80万元,若单纯以金额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属量刑适当。经一、二审审理查明,杜宗泽具有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的行为,虽不足以对其减轻处罚,但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且杜宗泽还具有认罪态度好的酌定从轻情节,原审法院认定了杜宗泽具有法定及酌定的从轻情节,但在量刑时却未充分考虑该情节;杜宗泽的行贿行为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以前,根据从旧兼从轻和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应当适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以前的法律对被告人处罚,不应当对杜宗泽判处罚金。遂依法作出如下判决:一、撤销四川省泸定县人民法院(2015)泸定刑初字第39号刑事判决;二、杜宗泽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案件评析】

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出台后,各级法院对行贿行为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前而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审理的此类案件是否并处罚金这一法律适用问题存在一定争议。

一种观点认为,行贿行为虽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前,但应根据法律的整体性、阶段性、配套性要求对行为人进行处罚,即应根据2015年修订的《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进行处罚,应当并处罚金。另一种观点认为,行贿行为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前,而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后进行处罚的,应根据从旧兼从轻和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依法适用1997年修订的《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进行处罚,不能并处罚金。

笔者认同第二种观点。刑法的从旧兼从轻的原则,指除了对非犯罪化、弱化惩罚或有利于行为人的规定之外,刑法不得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它是刑法罪刑法定原则中从旧原则的发展,其主要针对解决的是我国刑法变更之间的矛盾问题及新刑法对公布之前的行为是否认为是犯罪以及如何适用等一系列问题。本案对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前的行贿行为不并处罚金,就是对该刑法基本原则的具体应用,故二审改判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案例撰写人:余崇清  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

 

 

 

陈忠良、李新与陈群松、陈西霞、陈希萍赡养纠纷案

 

【调解要旨】

赡养纠纷属婚姻家庭类案件,发生在具有血缘关系的父母与兄弟姐妹之间。因原、被告双方有亲情作为依托,故在处理该类案件时,应按照家事审判的要求,多一些家的情怀,积极采取调解的方式解决矛盾纠纷,以便解开家人之间的心结。

【基本案情】

原告陈忠良、李新系被告陈群松、陈西霞与陈希萍的父母。被告陈西霞系长女,被告陈群松系次子,被告陈希萍系二女,三被告均已成年自立。原告李新现年72岁,原告陈忠良现年80岁,并患有2型糖尿病、糖尿病肾病、原发性高血压3级(很高危)等疾病,自2012年以来多次生病入院,2016年入院达三次以上,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故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履行赡养义务。

对于二原告的赡养问题,泸定县烹坝村村委会曾进行过调解,但原、被告并未达成一致意见。庭审中二原告明确表示,不愿意随三被告其中之一共同生活,平时生活基本可以自理,自愿单独生活。原告陈忠良系泸定县林业局退休职工,每月工资待遇为4704.2元,原告李新自认其每月有过渡费560元,养老金1401.5元。

【调解经过与结果】

因该案系家事案件,承办人以“家”为基轴,以法为针、以情为线,以“家人”的情怀引导双方当事人就彼此的不满与心结进行沟通。在本案开庭前,被告陈希萍因在重庆工作,在答辩状中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并表示不出庭应诉,承办法官多次电话沟通,其最终答应出庭应诉并参加庭前调解,承办人在庭前调解中就原告提出的几点诉求对被告进行了法律释明,但被告陈群松仍然表示不愿意履行义务,本案按期开庭审理。在审理过程中,承办人查明了二原告的实际收入和目前的身体状况,被告陈希萍与陈西霞均表示愿意履行赡养义务,被告陈群松表示其生活困难,无法履行赡养义务。承办人又分别进行了庭中和两次庭后调解,在庭后分别调解过程中,承办人了解到被告陈群松之所以不想履行赡养义务的根本原因是按照农村当地习俗,儿子应分得父母的全部财产,然后才履行一切赡养义务,女儿嫁出门就不用履行赡养义务,也不能再来分家里的财产,在本案中,二原告并未将财产全部交给其管理支配,而是有意将财产交给被告陈西霞,故其不想履行赡养义务。承办人向其释明“赡养人不得以放弃继承权或者其他理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的法律规定,其最终答应履行赡养义务,但请求法院将父母的财产一并处理。承办人考虑到如果本次调解只是针对赡养问题达成一致意见的话,被告陈群松心中肯定会不情愿,加之其在村组进行调解时就有过激行为(跳楼)出现,那么在调解书履行过程中,尤其是护理义务的履行,如果其不履行或不真心履行,势必会变成一纸空文,而且对二原告今后的财产处理,一家人可能会再次诉讼。为减少当事人的诉累,也为了二原告可以安享晚年,承办人征询了各方当事人意见后,再次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解。经过多达五次庭前、庭中、庭后的调解,充分了解了原、被告一家人真正的矛盾症结所在,通过法律释明与入情入理的耐心劝说,双方终于达成一致意见:1.原告陈忠良、李新自愿将其位于烹坝镇二村一组的拆迁房应返宅基地80平方米归孙子陈伟所有,将该拆迁房补偿款中的86460.19元归被告陈群松所有(因有部分款项扣减在建房款中,故被告陈群松还应返还二原告23539.81元,于2017330日支付),将其名下剩余所有财产归为被告陈西霞、陈希萍所有,二原告以后的生养死葬由被告陈西霞、陈希萍负责,原、被告双方同意;2.原告陈忠良、李新自愿不再要求被告陈群松尽任何赡养义务;3、原告陈忠良、李新自愿放弃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评析】

赡养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我国法定的子女应尽义务。乌鸦有反哺之义,羔羊有跪乳之恩。父母将子女抚育成人,在年老体弱时子女就应尽到赡养父母的义务,给予父母经济上的供养、生活上的照料和精神上的慰藉。

本案中,被告陈西霞、陈群松、陈希萍系原告陈忠良与李新的亲生子女,二原告在三被告年幼时,尽到了抚养其成长的责任。现原告陈忠良身患多种疾病,原告李新也年逾70岁,作为子女,更应该对父母嘘寒问暖,对其所患疾病积极进行救治。本案办理中,承办人通过多次与当事人沟通,了解到引起赡养纠纷的前提系财产分配事宜后,及时转变审判理念,调解并未局限在原告的诉求范围内,而是在征询了各方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将财产分配和赡养事宜一并处理,避免了这家人今后再因财产分配进行诉讼,减少了当事人的诉累,使得矛盾得到妥善解决。案件调解后,原本对父母持敌对情绪严重的被告陈群松亲自开车送母亲回家,并表示虽然父母不再要求其尽赡养义务,其在空闲时间还是会常去看望父母的。一家人从进法院时的剑拔弩张变得其乐融融。

婚姻家庭关系是基础社会关系,而家事纠纷是一种复合性的复杂纠纷,它不仅涉及家庭成员之间的身份关系纷争,还涉及财产关系争议;不仅涉及成年人之间的争执,还涉及未成年子女的利益保护;不仅涉及法律上的争议,还可能涉及当事人情感上、伦理上的纠葛等。家事矛盾纠纷得不到及时、妥善化解所引发的同室操戈、骨肉相残事件时有发生。本案即是以家事审判为契机,转变审判理念,以家庭氛围为依托,用家庭亲情、温情来化解家人之间的隔阂,进而使家庭更幸福,社会更稳定。但愿越来越多的家事审判能有效化解家庭矛盾,让“清官”能断、敢断、巧断“家务事”。

(案例撰写人:刘东芳   泸定县人民法院

 

 

 

夏桂凤与康定市炉城镇大河沟村民委员会、康定市

市政管理局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

 

【裁判要旨】

承包地被依法征收、征用、占用的,依法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一方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发包方不能以收回连续两年弃耕抛荒的承包地为由,否认承包方对该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并作为不予补偿的抗辩理由。

【基本案情】

原告夏桂凤于1982年承包康定市炉城镇大河沟村分桩地林地1.5亩,康定市林业局于20031118日向原告颁发林权证,林权证记载:林地使用权权利人夏桂凤,森林或林木所有权权利人夏桂凤,森林或林木使用权权利人夏桂凤,面积1.5亩,主要树种华山松、花椒,林地使用期70年,终止日期2073年。20141022日,因修建雅康高速公路,康定市炉城镇大河沟村(甲方)与康定市市政管理局(乙方)签订《临时使用土地协议书》,约定:一、甲方同意乙方临时使用甲方的集体土地15.43亩,地类耕地,临时使用期限为1年;二、乙方支付甲方青苗附作物补偿费合计人民币276068元……六、其他事项说明1.临时用地青苗补偿按2200/.年计补,2.地上附着物及其他按康府办发[2013]5号文件计补。同年案涉土地被征用至今。但原告一直未收到所支付的补偿款,故诉请被告支付因临时征用土地产生的经济林木补偿费23250元、青苗补偿费6600元,合计29850元。

被告康定市炉城镇大河沟村民委员会辩称,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1.原告1982年承包该案涉土地,1995年洪灾后该地被冲毁成为荒地,而原告未复耕,未与村民委员会签订二次承包合同,故该地属于集体所有;2.林权证上记载的主要树种华山松、花椒与实际不符,实际上1995年洪灾后该地已成荒地,没有种植,故不应支持原告诉请。

被告康定市市政管理局辩称,1.20141022日系与炉城镇大河沟村签订协议,原告不是协议相对方,且已按协议将补偿款拨付给炉城镇,市政局不应对原告承担责任;2.林业局在颁证时未进行实地测量即进行确权登记,记载内容与事实不符。

【裁判结果】

康定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承包地被依法征收、征用、占用的,承包方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本案中原告夏桂凤承包康定市炉城镇大河沟村分桩地林地1.5亩,该土地于20141022日被征用至今,原告有权依法获得相应补偿。关于青苗补偿费,其是指国家征用土地时,农作物正处于生长阶段而未能收获,国家应给予土地承包者或土地使用者的经济补偿或其它方式的补偿。原告庭审中承认已按国家政策要求自2001年起即退耕还林主要种植花椒树等经济林木,案涉土地被征用时未种植农作物,且自退耕还林后每年均享受粮食补助;康定市退耕还林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在康天退[2016]10号文件及现场勘验时均确认该地为退耕还林地,根据《国务院退耕还林条例》第二十九条“禁止林粮间作和破坏原有林草植被的行为”、第三十一条“禁止在退耕还林项目实施范围内复耕”规定,对原告要求支付青苗费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经济林木补偿费,原告提交的林权证记载:森林或林木所有权权利人夏桂凤,面积:1.5亩,主要树种华山松、花椒,并有证人出庭作证证明在案涉土地征用前原告一直种植有林木。被告大河沟村委会辩称林权证记载种植内容与实际不符、该地为荒地并提供照片一组进行证明,原告质疑该组照片不能真实、全面反映案涉土地地貌而被告不能补充证明,法院认为,林权证系康定市林业局颁发,系对原告承包经营权的正式确认,该组照片不能对抗林权证的效力,对其抗辩不予采纳,原告要求支付经济林木补偿费应予支持。根据《临时使用土地协议书》第六条:其它事项说明2:地上附着物及其他按康府办发[2013]5号文件计补,该文件附件3确定花椒园地补偿标准为15400/亩,故原告应享受经济林木补偿费:15400/亩×1.5亩=23100元;关于补偿款支付主体,20141022日康定市炉城镇大河沟村(甲方)与康定市市政管理局(乙方)签订《临时使用土地协议书》,并未与村民单独签订相关协议,且被告市政局已按协议拨付相关款项,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要求市政局支付补偿款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国务院退耕还林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三十一条第三款、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被告康定市炉城镇大河沟村民委员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原告夏桂凤经济林木补偿费23100元;驳回原告夏桂凤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评析】

    本案处理重点主要在于认定原告夏桂凤是否享有对案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对此,原告提交林权证予以证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三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向承包方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或者林权证等证书,并登记造册,确认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规定,林权证系处理林权争议的依据,洪灾系1995年发生,无论之后案涉林地是否成为荒地、原告是否复耕、被告大河沟村民委员会是否收回该地,2003年原告依法取得林权证,且至今未变更、注销,应依法认定林权证效力。本案中被告大河沟村民委员会虽辩称,原告1995年洪灾后弃耕抛荒达两年以上,但并未提出证据足以证明。根据19991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37条第3款禁止闲置、荒芜耕地的规定,应当终止承包合同,收回发包耕地,而至2003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施行后,对收回承包地的情形和条件作了非常严格的限制,即“在承包期内,发包方只能在3种情形下才能收回承包地:①承包方主动交回承包地的;②承包耕地的承包方家庭全部成员死亡的;③承包方全家迁入设区的市,转为非农业户口的。以上情形并未包括发包方可以收回连续两年弃耕抛荒的承包地,且20059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6条的立场也与其一致,故康定市林业局为原告夏桂凤颁发《林权证》并无不当,法院应确认该林权证效力,认定原告享有对案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

(案例撰写人:赖三  康定市人民法院

 

 

 

 

 

 

 

 

 

 

 

 

 

 

 

 

 

 

 

 

 

 

 

 

送:省法院研究室、州委政研室、州人大法制委员会、州政府政研室、州政协研究室、州委政法委研究室

发:各县人民法院、本院各部门 (内网发送)               

本期责任编辑:侯亮、徐珑溧                      编审:倪虎

 

 

 

(作者:王彦、格玛 编辑:yjs)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