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审判研究 >> 法院调研 >> 浏览文章

甘孜审判第三期

时间:2017年08月2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审判案例】

1. 康定市水务局、阳光被控单位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贪污罪、受贿罪案·····································1

2. 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与成都瑜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武侯分公司、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物业服务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上诉案······························6

3. 申请人而加与被申请人一西彭措人身安全保护令案··11

 

 

 

 

 

 

 

康定市水务局、阳光被控

单位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贪污罪、受贿罪案

 

【裁判要旨】

单位受贿的主观方面表现为单位直接故意,是经单位领导机构决策,代表单位的整体意志作出。单位受贿罪的这种故意,是经单位决策机构的授权或同意,由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故意收受或索取贿赂的行为表现出来的,是法人整体意志的体现;客观方面要求具备为他人谋取利益,且情节严重。

构成滥用职权罪必须要行为具备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结果这一前提

【基本案情】

一、被告人阳光在担任康定市水务局局长期间,为达到用车的不正当目的,擅自以帮助四川金康电力发展有限公司减免金元、金平两个电站的渔业生态资源补偿费评审的相关事宜为由,私下与该公司副总经理杨立富商议,要求该公司送一辆车给康定市水务局使用,并于20121030日用康定市水务局单位名义与四川金康电力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后,阳光于20121130日擅自指示康定市水务局以虚假抗灾工程名义转账人民币350000元到送变电公司,后由送变电公司补足购车费人民币655765.18元,于2012125日购买路虎揽胜2993CC越野车一辆,次日登记于送变电公司名下后,交由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因中央出台“八项规定”该车调剂使用单位康定市市委办将车退回,阳光由于不甘心将该车退还送变电公司,为掩人耳目,其谎称该车是四川省水利厅配发,因超标要退回,并更换为一辆霸道车,后于20138月左右,又擅自决定将该车与其朋友杜宗泽的一辆丰田霸道车交换使用,直至案发。

二、2012年至2015年,被告人阳光在先后任康定市水务局局长、康定市教育体育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骗取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1004038元。

三、2010年至2015年,被告人阳光在先后任康定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康定市水务局局长、康定市教育体育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896613.11元。

【裁判结果】

甘孜州人民检察院先以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被告人阳光犯单位受贿罪、贪污罪、受贿罪提起公诉,后又补充起诉被告人阳光犯滥用职权罪。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对接收涉案路虎车一事,客观上没有通过单位的集体意志作出决策和决定,主观上对涉案路虎车的所有权没有占有的故意,其对涉案路虎车始终处于一种没决策、未参与、不知情的状况,除被告人阳光个人以外,被告单位其他班子成员并不知道路虎车的真正来龙去脉。由于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没有集体研究决定,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给国家造成损失,故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不构成单位受贿罪。基于被告单位不构成单位受贿罪,故而被告人阳光也就不应当承担相应的单位受贿的刑事责任。甘孜州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和被告人阳光犯单位受贿罪,罪名不成立。同时,因被告人阳光的上述个人行为未造成康定市水务局的实际财产损失,其行为缺失构成滥用职权罪必须符合要有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客观构成要件,故也不应当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甘孜州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阳光犯滥用职权罪,罪名不成立。被告人阳光作为国家公务员,利用担任康定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康定市水务局局长、康定市教育体育局局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侵吞、骗取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1004038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896613.11元,其行为已触犯刑律,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贪污罪、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甘孜州人民检察院指控其犯贪污罪、受贿罪,罪名成立,依法应当按照数罪并罚的原则予以惩处。

判决后,甘孜州人民检察院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过程中,四川省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抗诉不当,决定撤回抗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七条、第三百零八条之规定,裁定:准许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6)川33刑初1号刑事判决自本裁定送达之日起生效。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案件评析】

本案涉及单位受贿罪、滥用职权罪罪与非罪的问题,也是一审时检、法两院的分歧所在。单位受贿的主观方面表现为单位直接故意,是经单位领导机构决策,代表单位的整体意志作出的,单位受贿罪的这种故意,是经单位决策机构的授权或同意,由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故意收受或索取贿赂的行为表现出来的,是法人整体意志的体现;客观方面要求具备为他人谋取利益,且情节严重。在司法实践中,单位领导机构决策单位领导个人决定的界定与处理,一直就是颇为棘手的问题。各司法机关对类似的情况在认识和处理上方式有所不同,结果有时大相径庭,甚至形成“司法瓶颈”。构成滥用职权罪必须要行为具备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结果这一前提

本案路虎车一事,就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而言:首先,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对该车的所有权、使用权没有通过单位的集体意志研究、决策和决定过,相反始终处于一种不知情、未参与、没决策的状况。现有证据也无法证实被告单位20121030日与金康公司签订的协议是法律意义上的单位行为,因为这份协议除了形式合法外,没有其他相关证据证实该协议是事前协议双方在正式场合或者正式办公会上集体商量研究决定签订的。其次,除被告人阳光个人以外,被告单位其他人员并不知道路虎车从何而来,是因为被告人阳光说路虎车是省厅配发的,所以大家“认为”该车是单位的,于是有人说知道单位有路虎车,事后被告人阳光也未向单位的其他班子成员通气或者通报,故被告单位并不知道路虎车来龙去脉的真相。最后,金康公司客观上也没有谋取到不当利益,金康公司应该交的费用仍然在缴纳,并没有给国家造成损失。综上,路虎车一事,不是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单位领导机构决策收受的,也没有给国家造成损失,故其不应当为此承担法律责任。反之是被告人阳光打着单位旗号,利用单位名义,为其个人谋取私益(搞关系),或者为单位谋取利益的个人行为,而并非是单位行为,是典型的单位领导个人决定,而非单位领导机构决策。基于被告单位不构成单位受贿罪,故而被告人阳光也就不应承担相应的单位受贿的刑事责任。

本案路虎车一事,就被告人阳光而言:其在担任康定市水务局局长期间,为达到用车的不正当目的,擅自指示康定市水务局以抗灾工程名义将人民币350000元转账到送变电公司,后于2012125日由该公司补足购车费购得路虎揽胜2993CC越野车一辆,次日登记于送变电公司名下后,交由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使用。被告人阳光的上述行为未造成康定市水务局的实际财产损失,其行为缺失构成滥用职权罪必须要有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构成要件(前提),故也不应当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综上,本案路虎车一事,被告单位康定市水务局和被告人阳光不构成单位受贿罪,被告人阳光不构成滥用职权罪。购买路虎车一事是阳光打着单位的名义,为达到其个人一系列不正当目的,实施的严重违纪行为,故不属于法院处理范围。一审公诉机关把违纪行为作为刑事案件公诉,且把同一违纪行为指控为两个罪名进行公诉,在一审宣判后,又以一审法院未把该违纪行为认定为另外两个罪名为由提出抗诉(起诉指控被告人阳光非法占有路虎车的行为构成单位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抗诉理由却是“原判认定被告人阳光非法占有路虎车的行为不构成贪污罪和受贿罪错误”),违背了刑法的宗旨,是错误的。

(案例撰写人:邵苓  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

 

 

 

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与成都瑜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武侯分公司、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物业服务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上诉案

 

【裁判要旨】

业主委员会或业主大会没有与物业服务企业签订物业服务合同的情形下,建设单位依法与物业服务企业签订的前期物业服务合同中关于协议管辖的约定对承租人具有约束力。

【基本案情】

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开发四川省康定市康定老街·溜溜城小区后将该小区负一楼出租给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双方于2012913日签订《房屋租赁合同》。2012111日,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成都瑜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武侯分公司签订《康定老街·溜溜城小区前期物业服务合同》,该前期物业合同中约定发生争议由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所在地管辖。201659日,成都瑜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武侯分公司以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从201211月起未交纳物业管理费为由,将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和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列为被告诉至康定市人民法院。康定市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认为康定市人民法院无管辖权而提起管辖异议,请求移送该案至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所在地即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审理。

【裁判结果】

康定市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康定老街·溜溜城小区前期物业服务合同》系原告成都瑜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武侯分公司与被告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基于合同相对性,管辖权条款效力仅及于合同签定方,现被告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并未据此提出异议,故被告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以该合同约定提出管辖权异议的理由不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关于“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之规定,康定市人民法院对位于本院辖区内的涉及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案件具有管辖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的规定,裁定驳回被告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不服康定市人民法院2016)川3301民初93民事裁定,向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物业服务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建设单位依法与物业服务企业签订的前期物业服务合同,以及业主委员会与业主大会依法选聘的物业服务企业签订的物业服务合同,对业主具有约束力。业主以其并非合同当事人为由提出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十二条“因物业的承租人、借用人或者其他物业使用人实施违反物业服务合同,以及法律、法规或者管理规约的行为引起的物业服务纠纷,人民法院应当参照本解释关于业主的规定处理”的规定,本案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既是诉争房屋建设单位又是业主,其与成都瑜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武侯分公司签订的前期物业合同对承租人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有约束力,前期物业合同中约定若发生纠纷向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所在地法院起诉该协议管辖不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合法有效,本案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所在地在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故本案应由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管辖,原审裁定错误,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康定市人民法院(2016)川3301民初93号民事裁定;二、本案移送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处理。

【案件评析】

    本案管辖权的确定主要涉及两个问题:

一、本案合同中的协议管辖约定是否有效的问题

协议管辖,是指双方当事人在纠纷发生之前或发生之后,以合意方式约定解决他们之间纠纷的管辖法院。本案系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的规定,当事人以书面合同的方式约定由被告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该约定管辖的法院是确定的唯一的且与合同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另因我国民事诉讼法及其解释中均无物业服务合同适用专属管辖的规定,故该协议管辖亦未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因而本案协议管辖的约定合法有效。

二、本案合同中的协议管辖约定对合同相对人以外的承租人是否有效的问题

管辖协议是为了解决债权债务引发的纠纷而产生的诉讼契约,其具有依附于债权债务关系的特性,因此,笔者认为管辖协议不具有契约意义上的相对性,约束力并不局限于原始的缔约当事人。合法有效的管辖协议,应当对权利继受人或者债务继受人发生效力。

实践中,业主将房屋租赁给承租人后通常由承租人交纳物管费给物业公司,物业服务合同的业主实际是将该合同的债务转移给了承租人,物业公司收取了承租人的物管费即为债权人同意了债务转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五条“债务人转移义务的,新债务人可以主张原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抗辩”、第八十六条“债务人转移义务的,新债务人应当承担与主债务有关的从债务,但该从债务专属于原债务人自身的除外”的规定,债务转移后,新债务人继受原债务人的地位,承担主债务及其从债务,可以主张原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抗辩,债务转移后原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管辖协议受债权债务关系移转的影响,在债务接受人与债权人之间仍然有效,即本案管辖协议的效力对作为债务接受人的承租人有效。

另一方面,根据《物业管理条例》第3章的相关规定,在业主、业主大会选聘物业服务企业之前,建设单位可以通过招投标或者经行政主管部门批准采用协议方式选聘物业服务企业,签订前期物业服务合同。前期物业服务合同是在特定条件下,为维护业主利益和物业区域正常秩序而为。在实践中,前期物业服务合同通常会随着业主委员会或业主大会与物业服务企业签订物业服务合同而失效,本案由于业主委员会或业主大会没有与物业服务企业签订物业服务合同,前期物业服务合同仍然有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物业服务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建设单位依法与物业服务企业签订的前期物业服务合同,以及业主委员会与业主大会依法选聘的物业服务企业签订的物业服务合同,对业主具有约束力”、第十二条“因物业的承租人、借用人或者其他物业使用人实施违反物业服务合同,以及法律、法规或者管理规约的行为引起的物业服务纠纷,人民法院应当参照本解释关于业主的规定处理”的规定,前期物业服务合同对承租人具有约束力,本案四川紫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既是诉争房屋建设单位又是业主,其与成都瑜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武侯分公司签订的前期物业合同对承租人康定德惠商贸有限公司有约束力,前期物业服务合同中关于协议管辖的约定作为合同的一部分,其效力亦当然及于承租人。

综上,本案合同中的协议管辖约定合法且对合同相对人以外的承租人有效,故裁定移送至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审理。

(案例撰写人:曲扎、于瑶  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而加与被申请人一西彭措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裁判要旨】

在审理离婚纠纷案件中,针对当事人有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的情形,根据其申请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不仅可将事后惩罚施暴者转变为事先保护受害人,达到预防家庭暴力再次发生的效果,也有效制止了家庭暴力而使当事人的家庭关系得以维持,促进了家庭和睦与社会和谐。

【基本案情】

申请人而加称:其与被申请人一西彭措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11926日在丹巴县巴底乡人民政府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子呷绒翁帝,现年五岁。结婚初期双方感情较好,但自儿子两岁起,一西彭措便游手好闲,对家庭极不负责,甚至染上了吸毒的恶习。因此双方多次发生争吵,一西彭措甚至大打出手。2015826日一西彭措因吸毒被判刑,申请人为了家庭、孩子一直等他出狱,但一西彭措刑满释放后一直呆在家里,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为了维持家庭生计,申请人不得不去打工挣钱。由于申请人在宾馆工作,一西彭措便一直对申请人不信任,怀疑申请人出轨,经常在孩子面前对申请人进行打骂,并骚扰、威胁申请人及其近亲属。对一西彭措长期以来的家庭暴力行为,申请人实在不堪忍受,曾多次报警但没有用,于是想通过离婚解决。经过法官做法律释明工作,为了保护本人及近亲属的人身安全,特向丹巴县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裁判结果】

丹巴县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综合申请人而加的陈述、被申请人一西彭措的自认以及公安机关的报案记录,可以认定申请人而加有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的情形,其申请符合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法定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裁定如下:一、禁止被申请人一西彭措对申请人而加实施家庭暴力;二、禁止被申请人一西彭措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而加及其相关近亲属。

【案件评析】

随着2016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的实施,一些离婚、赡养、抚养、收养等民事纠纷中存在的家庭暴力情形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控制,维护了婚姻、家庭关系的和谐稳定。

在审理离婚纠纷过程中,承办法官抓住个案的特殊性,充分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的相关规定,在离婚诉讼原告而加提出申请的当天,即作出(2017)川3323民保令1号裁定,并向被申请人一西彭措释明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将会面临罚款、拘留、甚至构成犯罪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后果。同时该裁定送达了申请人及有协助义务的辖区派出所、居民委员会。本案将调解工作和人身安全保护相结合,对受暴力困扰的妇女给予强有力的保护,同时也给了婚姻双方一个“缓冲期”。

近日承办法官对本案进行了电话回访,申请人明确表示,目前夫妻双方矛盾逐渐缓和、未再次发生家庭暴力事件,家庭关系和谐,本案的审结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双丰收。

(案例撰写人:王大英、吴文华  丹巴县人民法院

 

 

 

 

 

 

 

 

 

 

 

 

 

 

 

 

 

送:省法院研究室、州委政研室、州人大法制委员会、州政府政研室、州政协研究室、州委政法委研究室

发:各县人民法院、本院各部门 (内网发送)               

本期责任编辑:侯亮、徐珑溧                      编审:倪虎

 

 

(作者:王彦、格玛 编辑:yjs)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