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审判研究 >> 学术论文 >> 浏览文章

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刑事涉枪案件研究

时间:2017年08月22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论文提要:

我国历来重视对枪支的管理,1996年颁布的《枪支管理法》对枪支的购置、配备和管理等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并对涉及枪支的犯罪行为以刑法的形式加以规制,一定程度上对违反法律规定的涉枪行为起到了震慑和警示的作用。随着改革的深入和经济建设的飞速发展,地方枪患问题十分突出,枪支给公共安全带来的威胁日益加剧。甘孜藏族自治州作为四川省辖区内的民族自治州,拥有典型的高原山区地貌,森林覆盖面积较大、野生动物出没频繁,加之藏民族的传统狩猎习俗、氏族部落在遭到外来伤害时的同态复仇习俗等原因,使农牧民对枪支的需求大,非法持有枪支情况较为普遍。近年来,在国家加大枪支管理力度的形势下,改进枪支的势头日益猖獗,改进枪支及改进后具有杀伤力的射钉枪在我州农牧民群众内存在隐蔽流通的现象,极大的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的和谐稳定。本文作者立足甘孜藏区的审判实践,结合少数民族区域特色,对我州涉枪案件的基本情况进行梳理,并对办理涉枪案件存在问题提出相关建议,以期从审判角度打击非法持枪行为,减少非法持枪行为引发的次生犯罪,维护社会秩序和公共安全。全文共7718字。

主要创新观点: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涉枪案件的基本情况:案件数量多,占刑事案件数量比重大;案件多发地为北路(甘孜、德格、白玉)及南路理塘县;犯罪主体大多为青壮年男性农牧民、文化程度低;各县(市)人民法院对涉枪案件量刑幅度不统一。

审理涉枪案件中发现的主要问题:非法持有枪支现象普遍,使用刑罚手段打击力度相对较小;使用枪支进行杀人、抢劫等犯罪活动频繁;民间私了、作案工具被销毁现象突出;对枪支鉴定结论理解偏差,枪支鉴定工作、证据收集的不规范,办案机制的存在缺陷。

对办理涉枪案件存在问题的处理建议和经验措施:加强枪支鉴定工作、证据收集工作,出台相关涉枪案件办理的具体措施;规范民间调解,加大对销毁作案工具人员的教育惩处,防止对刑事审判的不当干扰;开展巡回审判,加大法律的宣传力度;联合相关部门,加大对涉枪案件的查处打击力度;建立打击涉枪工作长效机制。

 

以下正文:

引言

甘孜藏族自治州位于四川省西部,康藏高原东南。总面积15.3万平方公里,是一个以藏族为主体民族的地级行政区。全州辖康定1个县级市,17个县,325个乡(镇),2679个行政村。甘孜藏族自治州属于典型的高原山区,森林覆盖率广,野生动物数量多,出没频繁,加之藏民族的传统习俗等原因,农牧民非法持有枪支情况较为普遍。本文以甘孜藏族自治州18个县(市)查处的涉枪案件为视角,通过调研、收集、分析2015年至今全州两级法院审理的涉枪案件的相关数据,初步归纳出我州涉枪案件的特点,总结司法实践中处理此类案件存在的问题,分析存在问题的原因,并以此提出相应的完善建议,以期为改进枪支管理制度,提高审判的针对性,更好地打击此类犯罪提供一定借鉴和参考。

一、全州涉枪案件的基本情况

(一)案件数量多

对全州两级法院2015年至今审结的涉枪案件基本情况的统计分析,我州涉枪案件数量多,占法院受理的刑事案件总数的比例大。近三年全州两级法院共审理涉枪案件102件,涉案114人,占刑事案件总数的10%以上。其中,三年共审结95案件,2015年审结46件,2016年审结43件,2017年审结6件、尚在审理中7件。通过统计分析每年审结的涉枪案件都不下40件,这一情况应当引起大家的重视。

表一  2015-2017.6已审结涉枪案件数量

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刑事涉枪案件研究

(二)案件多发地

2015年至今,全州两级法院审结的95件涉枪案件中:甘孜县法院审结17件,理塘县法院审结10件,德格县法院、九龙县法院、丹巴县法院分别审结9件,康定市法院审结8件,白玉县法院审结6件,泸定县法院审结5件,道孚县法院审结4件,雅江县法院、石渠县法院、色达县法院、甘孜中院分别审结3件,稻城县法院、炉霍县法院审结2件,巴塘县法院、乡城县法院分别审结1件,新龙县法院、得荣县法院无涉枪案件。通过统计分析涉枪案件发生地主要是以南路理塘县,北路一线(甘孜、德格、白玉)为主。康定市、泸定县、丹巴县、九龙县近年来涉枪案件呈现出明显的增长趋势。

表二  各县案件数量

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刑事涉枪案件研究    (三)犯罪主体几乎为青壮年男性农牧民、文化程度低

全州的涉枪案件中,持枪者的特征显著。

首先,职业绝大部分为农牧民,在调研的95起涉枪案件中,全部持枪者中85%系藏族,10%系汉族,另5%系其他少数民族。其次,涉枪被告人95%为农牧民,5%为无业、社会闲散人员。再次,涉枪被告人基本上为青壮年男性,在涉案的114人中,均为男性,年龄在30岁以下的有18人,占总人数的16%30-45岁的有55人,占总人数的48%45-60岁的有34,占总人数的29%60岁以上的有7人,占总人数的7%。可见涉枪者以青壮年男性农牧民为主,大多是家庭生活的主要劳动力,承担着家庭生活的重担。

表三  涉枪案件被告人年龄分布图

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刑事涉枪案件研究    再次,文化程度不高,涉枪者学历是文盲或半文盲的有79人,占总人数的70%;小学学历的共22人,占总人数的20%;初中学历的有人9,占总人数的8%;高中学历及大专以上学历的有4人,占总人数的2%。一般而言被告人大多居住在偏远的地区,因为文化程度偏低,法治观念淡薄,多年传习的民族习惯等原因导致其忽视国家的枪支管理制度。

表四    涉枪者文化程度分布图

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刑事涉枪案件研究

(四)涉枪案件判处刑罚的情况

州中院判决的3起案件中2起是使用枪支进行故意杀人的犯罪活动的,被告人除犯有非法持有枪支罪外还犯有故意杀人罪,2起案件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的刑罚均为3年有期徒刑;判决的另1起案件是非法制造、运输、买卖枪支的,涉案的经非法改装的射钉枪打50支,是我州法院审理的涉枪案件中涉枪数量最多的。全州18个县(市)法院审理的92件涉枪案中,判处管制的有2人;判处缓刑的有22人;判处拘役的有6人;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至3年以下的有75人;判处有期徒刑3年以上至10年以下的有6人;判处有期徒刑10年以上的有3人。

表五  判处刑罚情况

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刑事涉枪案件研究

二、在审理涉枪案件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原因

(一)枪患严重,非法持有枪支现象极为普遍,但使用刑罚手段打击力度相对较小。

我州,地理环境特殊,涉枪案件犯罪嫌疑人以农牧民居多,大多数文化程度较低,加上受传统狩猎、护院和同态复仇的影响,民间枪支的泛滥程度较高,近年以来通过收枪治爆等专项行动收缴各类枪支成效明显,所收缴的枪支大部分为步枪、手枪、改装射钉枪。究其原因大部分农牧民思想中存在对用于违法犯罪枪支的收缴可以接受,而难以接受对放置在家中“以备不时之需”或者作打猎用途枪支的收缴,从而导致民间枪支的留存以及留存枪支相对来说比较精良的情况。由于地理位置的因素,社会管理难度高,也使犯罪嫌疑人容易逃避打击,客观上造成枪患久禁不绝、案件起诉率低的现象。

通过调研分析发现呈上述特点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民间习俗、文化传统和受教育程度与职业生活影响

从历史层面看,我州许多地方解放前一直处于封闭落后且极为特殊的部落联盟制社会。社会发育程度低,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事业发展滞后,广大农牧民群众政权意识、国家意识淡薄,社会管理难度大。牧区群众居住相对分散、自我防护意识强,非法私藏枪支寻求自身及其财产安全成为传统;就部落联盟制度“封建头人为核心,轻装男丁为武装”的遗风和为应对事端积极备枪的习俗原因,导致青壮年男性以拥有枪支为荣耀,矛盾纠纷习惯通过民间“谈官司”形式解决,一旦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就诉诸于武力,枪支自然成为最佳的选择。特别是藏传佛教及历史遗留下来的陈规陋习对农牧民群众的影响根深蒂固,造成群众思想封闭,观念落后。在藏区,尤其是在牧区,一把刀、一支枪、一匹马,是男人勇武的象征,牧民嗜枪如命的观念已经像宗教意识一样,牢牢根植于意识中,很难在短期内消除。

从自然地理、民间习俗看,我州多为高海拔地区,自然条件气候较差,农牧民经济收入来源单一,主要依靠养殖牲畜和采挖虫草为生。牧民为了获取丰美的草场和最好的资源,经常同周边县、乡的牧民发生草场、虫草纠纷。各个村落(部落)之间为了解决纠纷便避免不了相互争斗厮杀。在这样的环境中,牧民群众形成了尚武好斗的剽悍民风,拥有枪支数量的多少在一定时期甚至是整个村落(部落)生存的保证。典型案例是理塘县法院2014年审理的鲁布穷穷、阿戈等十人非法买卖、非法持有枪支弹药一案中,理塘县村戈乡村民与新龙县和平乡村民为争夺虫草山地盘。理塘县村戈乡觉塔村和仁泽村两村的村支部书记、村长召集两村村民开会鼓励村民购买枪支弹药,并宣布凡购买枪支者给予枪支价格的一半补助。最后两村村民购买枪支50多支,子弹数百余发,发放枪支补助款达58万余元。

农牧民群众受教育水平低,对涉枪行为违法性认识不足,法律意识淡薄。大部分虽然认识到枪支的危险性,但是认为只要没有使用和造成他人伤害便不构成犯罪,在案发前甚至都没有认识到自己行为的违法性和严重性。许多农牧民群众的祖辈往往就一直持有枪支,之后流传下来给后人,后人对持有枪支行为习以为常,甚至不知道私自持有枪支是犯罪行为。

2.枪支来源广、隐蔽性大不能有效控制和打击

一是枪支的主要来源。我州在解放前,部落为了自卫从外部购买了大量枪支;解放后,在藏区民主改革、武装平叛中,民间就流散了大量的制式军用枪支;从所处地理位置来看,我州许多县同西藏、青海、阿坝州接壤,这些地方虽然在行政划分上属于不同的行政管辖,但在历史上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生活习惯、民族习俗、宗教信仰等大同小异,使得农牧民群众有较好的获得非法枪支弹药的条件。以上情况造成我州民间非法持有枪支、私藏枪支弹药现象突出,得不到彻底改观。

二是涉案枪支、弹药种类多样,交易上线难以查明,枪支来源渠道难以查清。首先,枪支、弹药交易与毒品交易类似也日趋地下化,隐蔽化,交易时双方初次见面,单线联系,买方对卖方姓名、详细体貌特征、联系方式等信息无法提供。再有农牧民群众对枪支情有独钟的狂热爱好和长期在固定地点、固定人处购买枪支。促使他们不自觉地对非法贩卖枪支人员进行为隐藏、包庇,不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对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抱有抵触情绪,无形中增加了非法贩卖枪支活动的隐蔽性和灵活性,增大了公安机关的打击难度。导致部分有明显非法买卖枪支、弹药嫌疑的案件,由于卖方无法查实,证据不能形成锁链,只能降格认定为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其次,我州审理的案件中,涉案枪支包括制式军用步枪、制式军用手枪、仿制式手枪、改装射钉枪等。由于枪支、弹药属国家重点管制,为逃避打击,交易往往多次转手,来源渠道难以查清。我院受理大部分的持枪案中的枪支均经过多次转卖,直接制造人无法查实。

(二)使用枪支进行杀人、抢劫等犯罪活动频繁

首先仇杀现象特别严重。这种现象主要发生在新龙县、色达县。因当地的风俗习惯,两家因婚姻、债务等发生纠纷而死了人,死者一方后代会买枪、设伏进行报复,而且报复并不针对特定的人,而是对方家族中所有的男人。特别是,对方有人被杀后也会再次进行报复,造成世代仇杀的现象。这种现象造成我州人民安全无法得到保障,故意杀人案件频发。在我州审理的故意杀人案件中40%以上的案件都是仇杀。 其次持枪故意杀人案件增多。我州枪患突出,民风剽悍,许多案件因民间纠纷一言不合便拔枪相向,由于枪支的强大威力,使得一些很小的民间纠纷便会酿成特别严重的后果。非法持有枪支行为具有很大的潜在危险性和社会隐患性,直接影响社会安定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这些非法流入市场和社会的枪支一方面给部分有预谋的犯罪分子提供了危害性极大的犯罪工具,增加了社会的不稳定;另一方面也加剧社会矛盾的激烈化、扩大化。一旦非法持枪者与他人发生矛盾或纠纷,事态的发展便极有可能失去控制。这些行为人持有枪支的本意固然只是用于个人收藏或是狩猎,但在情绪波动巨大、思维紊乱的情况下,很容易将枪支作为行凶报复的工具,危害他人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后果。因此有效打击非法持枪行为势在必行。

(三)民间私了、作案工具被销毁现象突出,导致法院定罪量刑难度增大。

在甘孜藏区,特别是农牧区,很大一部分持枪故意杀人案件,一旦发案不会及时主动报案寻求司法救济,而是当事人双方家属邀请寺庙的活佛、喇嘛或者民间具有威望的人士,单纯的就民事赔偿部分进行谈判。谈判的同时,当事人也将作案工具枪支交付中间人进行处理。这些中间谈判的人,会当场对作案工具进行销毁,或是丢弃于江河,或是砸烂,或是埋藏。由于作案工具被销毁,定罪量刑的主要证据缺乏,对法官判案造成极大影响。如:中院2015年审理的新龙县巴登尼玛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一案,在双方当事人家属就民事赔偿进行谈判时,由告人的家属将枪支交给寺庙活佛,活佛将枪砸烂后埋藏于白塔下。针对这一屡禁不止的现象,中院向州公安局提出了相应的司法建议,但现今仍未得到妥善解决。

(四)对枪支鉴定结论的理解误区、枪支鉴定工作、证据收集的不规范以及办案机制的缺陷影响涉枪案件的有效办理

一是公安机关对于持枪人持枪目的方面的证据收集欠缺。持枪目的可反映持枪人的主观恶性大小,是为了犯罪才持有枪支,还是因为生产、生活原因持有的枪支,是长期随身携带的枪支,还是为达到犯罪目的专门携带的枪支。主观恶性和行为的危险性不同,刑罚处罚的力度必然不同。

二是枪支杀伤力鉴定成为认定是否构成涉枪犯罪的根本标准。司法实践中,在认定“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邮寄、携带或私藏枪支、弹药”等罪名是否成立时,司法人员除了考虑案件所涉及的枪支或弹药数量。最重要的就是考虑涉案枪支是否经鉴定具有杀伤力的问题,若枪支不到案,无法作出枪支是否具有杀伤力鉴定,或涉案枪支已损坏或拆卸经鉴定枪支不具备杀伤性能的,则不以枪支犯罪处理,可以说是“不见枪支杀伤力鉴定不能定罪”。这主要体现在:一是在犯罪后,由于各种原因导致枪支主要配件被破坏、损毁,经鉴定不具备杀伤力的,不予认定涉枪犯罪。二是在一些涉枪犯罪案件中,有被害人或者目击者指认,同时现场提取到了嫌疑人射击后留下的弹头或弹壳以及射击痕迹,但该枪支被转移、丢弃而无法被提取;有的嫌疑人甚至已将人打伤、打死,因枪支未被提取,也不能按相关的涉枪案件处理。正是由于把枪支或弹药是否具有杀伤力作为是否构罪的一种决定性标准,从而使得大量涉枪犯罪分子为逃避法律制裁而随时毁坏枪支或拆卸枪支。中院审理使用枪支故意杀人的案件中80%以上的案件枪支均不在案。对于这种案件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罪起诉,中院合议庭形成两种意见,一种认为作案枪支不在案便无法进行枪弹鉴定,无法认定作案工具系枪支,故只能认定故意杀人一个罪名。另一种意见认为虽然作案工具不在案,但尸检意见能证实被害人创口系枪弹创,且作案工具亦推断为枪支,且有目击证人等证实被告人拿枪射击的事实。因此能认定被告人系持枪杀人,应认定两个罪名。这类案件经审委会讨论后,最终只认定了故意杀人罪。2013年之前,此类案件我院都是以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罪进行了判决,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均维持,2013年以后,此类案件我院只判决了故意杀人罪,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亦予以了维持。对于这类案件非法持有枪支罪能否进行认定,望省院给予相关指导和建议。

三是对于近年常发的改装射钉枪案件,对于射钉枪的鉴定标准各地均不统一,导致各地量刑的不平衡。

三、对办理涉枪案件存在问题的处理建议和经验措施

(一)加强枪支鉴定、证据收集工作,出台相关涉枪案件办理的具体措施。加强对枪支鉴定工作的管理。一是将所有的涉案枪支鉴定工作统一归由刑侦支队,以便于对涉枪案件证据的收集与管理。二是对送检枪支、枪支散件指定专门部门保管,以保证送检枪支的安全和证据的原始。三是鉴定机构对枪支鉴定时间应当尽量控制在7天以内,以利于涉枪案件的办理。四是鉴定部门对枪支进行检验鉴定时应当明确说明扣押的枪支是否属于军用枪支或枪支散件,对非军用枪支应当说明其动力方式,以紧扣司法解释。五是鉴定部门对枪支进行检验鉴定时,应当对案件中的所有涉案枪支进行鉴定,若只是抽样鉴定,不能得出所涉枪支均为具备杀伤力的枪支。

(二)规范民间调解,加大对销毁作案工具人员的教育惩处,防止对刑事审判的不当干扰。一是逐步把宗教界人士和民间调解人士进行的民间调解工作纳入人民调解工作,正确引导和发挥民间调解的积极作用与优势,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二是通过党委、政府出面协调禁止宗教人士将作案工具进行销毁,通过打击一部分、教育一整片的方式来逐步消除宗教人士介入司法、毁坏重要物证的现象。如:新龙县通过与宗教人士协调后达成一致意见即犯罪嫌疑人或家属将作案工具交给活佛后,活佛转交给公安机关,整个案件审理终结并生效后,再由公安机关将作案工具交给活佛进行销毁和掩埋。

(三)在偏远山区开展巡回审判,加大法律的宣传力度。针对不同的地区、不同的人群,多方面地开展法制宣传教育活动,做到让老百姓心中有法,不以身试法。对日趋增多的青少年犯罪,学校作为一个综合的教育部门,在抓文化教育的同时不能放松法制的教育,社会各执法部门也应与学校联合做好这项工作。我州两级法院在开展五进活动中就一直坚持给在校的学生上法制课,开展青少年维权活动,给他们带去真实生动的案例,增强他们的法制观念。只要他们的法律意识增强了,减少了犯罪,同时也就会减少前文中所谈的第一种情形的涉枪类的犯罪。在农牧区中加大对非法持有、私藏枪支犯罪的宣传力度,让老百姓明白不是非得用枪支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情才是犯罪,他们非法持有、私藏枪支的行为同样也构成了犯罪。也应把真实的案例带下去,把法律带下去,让老百姓真正认识到此类犯罪的危害性,以此达到减少和杜绝该类案件的发生的目的。

(四)社会各部门应联合起来,加大对涉枪涉爆案件的查处打击力度,断绝此类案件滋生的土壤。藏区的非法私藏、持有枪支案件之所以一直不能杜绝,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法律对其查处打击的力度还不够。自开展严打整治斗争及治爆缉枪专项斗争以来,已加大了对涉枪涉爆案件的查处和打击力度,但是由于开展这项工作不是一件短期的事情,也不是一个或几个执法部门的事情,它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社会各部门都应联合起来,狠抓不懈,持续地做好这项查处打击工作。

(五)建立打击涉枪工作长效机制,确保打击涉枪工作取得实效。打击涉枪犯罪不能仅仅追求短期效应,要着眼于强化长期经营意识,建立长效工作机制,要发挥社会治安综合防控体系的优势,形成全民灭枪的高压态势,以体现党委政府打击非法涉枪违法犯罪的坚定信心和决心。全州两级法院要加强对涉枪案件的调研,定期检查各项措施的落实情况和案件的审理质量,认真总结、推广好的做法和经验,及时解决在涉枪案件审理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要把禁枪工作作为“维护稳定,造福一方”政治责任,重视枪患的严重社会危害性。

 

 

 

 

 

 

 

 

 

 

 

 

 

 

 

 

 

 

 

 

 

 

 

 

 

 

 

 

 

 

 

注释:

1)网络:《涉枪、涉爆案件概况及特点分析》,http://www.doc168.co 

2)网络:《涉枪、涉爆案件概况及特点分析》,http://www.wm114.cn/  

 

 

(作者:马坤 编辑:yjs)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