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审判研究 >> 法院调研 >> 浏览文章

甘孜审判第四期

时间:2018年02月0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2017年第4

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                  20171113

甘孜审判第四期

 


                            目   

 

 

1.前言··········································· 2

2.郭某某、张某某非法采矿一案······················3

3.蒋某某非法采矿一案······························5

4.李某某非法采矿一案·····························10

5.廖某非法采矿一案·······························12

6.卢某某、刘某某非法采矿一案·····················14

7.罗某某非法采矿一案·····························18

8.石某非法采矿一案·······························20

9.王某某非法采矿一案·····························22

10.徐某非法采矿一案······························24

11.杨某某非法采矿一案····························26

 

 

         前  

非法采矿罪(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是指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的,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经责令停止开采后拒不停止,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行为。

根据我国《宪法》和《矿产资源法》的规定,矿产资源是指由地质作用形成的,具有利用价值的,呈固态、液态、气态的自然资源。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由国务院行使国家对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地表或者地下的矿产资源的国家所有权,不因其所依附的土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不同而改变。国家对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实行许可证制度。勘查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勘查许可证,取得探矿权;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采矿许可证,取得采矿权。 

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俗称私挖乱采),因其违法风险小、成本低、获利高,屡禁不止、屡打不决,且多涉及暴力抗法、管理难度大。根据我州非法采矿(河道采砂、自留地采砂等)乱象,为有利于政府更好地打击和遏制非法采矿行为,本院采集了十例近年来全国法院审理的涉及非法采矿罪的典型案例,作为工作中的借鉴。

 

      郭某某、张某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郭某某、张某某系夫妻关系。从20141月至20164月,被告人郭某某、张某某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在洪雅县中保镇联丰村7组百花滩电站大坝下游200m河道内,雇佣当地村民开采人头石、连砂石,并于20147月购置一辆成工牌30装载机用于开采人头石、连砂石,二被告人将开采的人头石和连砂石贩卖获利。2015513日,洪雅县规范矿产资源管理秩序领导小组办公室向被告人郭某某出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其停止开采砂石的违法行为后,二被告人仍继续开采砂石。经鉴定,被告人郭某某、张某某开采的人头石、连砂石共价值101694元。案发后,被告人郭某某、张某某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并主动上交违法所得101694元。

【裁判结果】

洪雅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郭某某、张某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破坏的矿产资源价值达101694元,且经行政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后,仍继续开采,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郭某某、张某某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是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郭某某、张某某已主动上交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遂判决:一、被告人郭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二、被告人张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三、将违法所得101694元予以追缴,将作案工具成工牌30装载机一辆予以没收,由公安机关处理。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规定:矿产资源是指由地质作用形成的,具有利用价值的,呈固态、液态、气态的自然资源。国家对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实行许可证制度。勘查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勘查许可证,取得探矿权;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采矿许可证,取得采矿权。被告人郭某某、张某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 经行政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后,仍继续开采属情节严重。

 

                    

某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2010年,被告人蒋某某从西藏回家过年就准备在家建一栋房子,20114月,经韶山市国土资源局等部门批准同意在非原址处的山地拟建占地面积180平方米的住宅。20115月开始,被告人蒋某某在称之为井圫里的地方挖掘宅基地,经韶山市公安局同意并申请民爆公司的专业爆破人员进行爆破。爆破山体纵深30米许,宽20多米,爆破范围远远大于批准建房的范围。石头炸开后,有人向被告人提出购买石头,为弥补挖掘宅基地的经费,被告人蒋某某遂生开采并变卖石英砂岩之意。从2012年开始,被告人蒋某某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请人带挖机在井圫里开采矿石。2013年至2015年,被告人蒋某某与其子自购挖机在井圫里开采矿石。2014年下半年,被告人蒋某某在老宅基地处建房后,还继续在井托里开采矿石,韶山市国土资源局分别于20141023日和2016114日两次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但被告人蒋某某仍未停止在井圫里的开采活动,继续用炮机打碎大石头。201512月至案发,被告人蒋某某与赵某合伙在井圫里开采矿石。被告人蒋某某开采的矿石分别销售于宁乡飞机场、肖家冲安置区工地、白鸰村河道工地、永义东湖工地等处。经湖南省有色地质勘查局二总队采用平行断面法评估认定,被告人蒋某某在韶山市杨林乡石屏村非法开采石英砂岩矿产资源储量24243吨,破坏矿产品资源销售总价387888元。经韶山市价格认证中心认定被告人蒋某某非法开采矿产资源总价格为387888元。

【裁判结果】

湖南省韶山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蒋某某具有采矿的主观故意,尽管被告人开始爆破时的确是为挖掘宅基地,但其爆破发现有石头又恰逢有人提出购买石头后,遂生开采石头变卖赚钱之意,这不仅有毛某1的证言可以证实,从其建房后仍然采石、韶山市国土资源局两次制止后仍然自购挖机和炮机进行采石的事实亦能印证其具有采矿的故意。被告人某某的采石行为是非法采矿行为,尽管被告人和其辩护人反复强调其爆破是通过有关部门批准并由专业人员爆破,这一事实只能说明被告人在开采过程中的爆破行为是合法的。但被告人蒋某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其行为违法。被告人蒋某某及其辩护人多次强调其采石行为是因山体滑坡采取排险所致。众所周知,被告人建房只批准180平方米,爆破面积竟达600平方米范围,导致山体滑坡其应对此负责。至于山体滑坡排险,完全是被告人的借口,因为山体滑坡或排险并不等于赋予了被告人有采矿的权利,被告人不可在180平方米的范围之外的地方去开采石头。被告人蒋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变卖石头是销售行为而不是采矿行为。虽然被告人销售行为存在,但其销售行为并不能掩盖非法采矿行为。故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意见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被告人蒋某某实施非法采矿行为,其开采矿产品价值是否达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之情形,是本案的关键。根据法释[201625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之规定,“非法开采的矿产品价值,根据销赃数额认定;无销赃数额,销赃数额难以查证,或者根据销赃数额认定明显不合理的,根据矿产品价格和数量认定。”本案中因被告人蒋某某的销赃数额难以查证,只能根据矿产品价格和数量进行认定。湖南省有色地质勘查局二总队对被告人蒋某某非法开采的石英砂岩量评估为24243吨,并明确指出“因露天开采,估算的资源储量为非法开采石英砂岩矿的实际采出量”。而矿产品的价格,韶山市价格认证中心对2012年元月至2016年韶山市内碎石的市场销售平均价格认定为16/吨。因此被告人蒋某某开采矿产品价值为387888元(24243吨×16/吨)。被告人蒋某某及其辩护人认为开采石英砂岩数量24243吨不准确,计入了邻居菜地上的泥土和碎石混合物的数量,180平方米地基的开采数量不应计入,但根据评审意见书,24243吨中并未含有菜地上泥土碎石混合物的数量,被告人挖掘地基180平方米开采的碎石数量也已经剔除。故认定被告人蒋某某非法开采石英砂岩数量24243吨客观公正。至于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开采矿产品的价值或造成矿产品破坏的价值应按湘国土资鉴〔2016〕第38号《关于对蒋伏军涉嫌非法采矿破坏矿产资源价值的鉴定结论》“非法采矿破坏的矿产资源价值96972元”认定问题。本院认为该鉴定将销售价格减去开采成本,用利润乘以矿产品数量,得出的96972元是其总利润,而非开采矿产品的价值,故该鉴定的“非法采矿破坏的矿产资源价值96972元”结论意见,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湖南省韶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蒋某某非法采矿的罪名成立。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蒋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九万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规定:矿产资源是指由地质作用形成的,具有利用价值的,呈固态、液态、气态的自然资源。国家对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实行许可证制度。勘查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勘查许可证,取得探矿权;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采矿许可证,取得采矿权。被告人蒋某某建房只获批准180平方米,被告人不可在180平方米的范围之外的地方去开采石头。蒋某某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爆破面积竟达600平方米,其行为违法。

 

                                                                          李某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某系某甲号”船舶的所有人。201511月上旬,被告人李某某与王某甲(另案处理)合谋后约定,由李某某偷采河砂后卖给王某甲和王某乙(另案处理)。20151113日至2016126日期间,被告人李某某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和长江河道泸州段全面禁采的情况下,使用”某甲号”船舶在泸州市龙马潭区某某长江内壕盗采河砂,并以每吨17元的价格将盗采的21载河砂(共计735吨)卖给王某甲,盗采的115载河砂(共计4025吨)卖给王某乙。经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一一三地质队鉴定,被告人李某某盗采的河砂是作为建筑材料的具有经济利用价值的非金属矿产资源。长江航运公安局泸州分局于2016331日致函委托四川省水利厅对本案开采砂石资源数量及价值进行鉴定,四川省水利厅函复:一、尊重泸州市龙马潭区水务局对这起非法采砂行为的认定。二、同意你局根据书证材料所确定的非法开采砂石资源总量。三、非法开采当事人盗取具有一定价值的国家资源,必将对当地社会、环境和资源产生破坏,造成相应的经济损失。这种损失可参照当地砂石市场销售价格予以衡量,并由当地公安、物价、水利等部分共同确定。后经泸州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告人李某某盗采的4760吨河砂共计价值238000元。2016321日,被告人李某某主动到长江航运公安局泸州分局投案自首。

【裁判结果】

泸州市龙马潭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李某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李某某在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遂判决:一、被告人李某某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二、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被告人李某某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2016121日起,在河道管理范围内采砂,应当办理河道采砂许可证

 

 

 

 

 

  廖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20133月至2013920日期间,被告人廖某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以帮助村民进行旱地整改为名,并向村民支付补偿款的方式,擅自组织挖掘机、车辆,在成都市温江区寿安镇天星村345组,和盛镇渡口村2组等集体所有土地上开采连砂石(建筑用砂石矿),并对外销售牟利。2013920日,廖某所组织的挖掘机、车辆在该区和盛镇渡口村2组开采砂石时,被村民阻拦后案发。经鉴定,共开采砂石矿资源量为10854立方米,价值人民币238788元。

【裁判结果】

温江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廖某违反国家矿产资源法的规定,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采挖建筑用砂石矿达10854立方米,价值人民币238788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应依法惩罚。被告人廖某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依法从轻处罚。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廖某犯非法采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应予支持。对其辩护人所持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根据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一○六地质队出具的调查报告已表明被告人廖某所采挖的连砂石就是建筑用砂石矿,调查的地点为本案所指控的地点也是明确的,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判决:被告人廖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规定:开采矿产资源给他人生产、生活造成损失的,应当负责赔偿,并采取必要的补救措施。被告人廖某在集体所有土地上开采连砂石,虽以帮助村民进行旱地整改为名,并向村民支付补偿款,但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

   

卢某某、刘某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2012年下半年,被告人卢某某得知桂阳县仁义镇大坊村大坊组大寨田底下有含金、银矿产的淤泥矿,有开采价值,被告人卢某某于20121029日与桂阳县仁义镇大坊村大坊组签定农田改造协议书。被告人卢某某按协议缴纳了转让金及押金后,于20121226日组织施工机械和人员以低产田改良项目为名开始非法采矿,但当天就被政府部门及村民制止,后来大坊组将49.8万元退回卢某某,押金10万元没有退。

20146月份,被告人刘某某从大坊组干部那里得知大坊组大寨田底下有含金、银矿产的淤泥矿,经取样化验确定有开采价值后,也有意进行开采。经刘某某、卢某某与大坊组干部商议后,刘某某和卢某某决定继续非法开采大坊组大寨田的淤泥矿。卢某某以其2012年缴纳给大坊组的10万元回填押金作为投资,其他投资由刘某某负责。刘某某设法将2012年卢某某与大坊组签订的合同进行了改动,将原协议乙方一栏中胡某甲的名字去除,添加了刘某某和肖某甲的名字,在乙方签字一栏中去除了胡某甲、卢某某的名字,添加了刘某某、肖某甲的名字,但协议签订时间未改,仍为20121229日。

2014620,刘某某还以其和肖某甲(肖某甲实际后来并未投资占股参与非法采矿)的名义与大坊组签订了附加合同,附加合同约定,在卢某某与大坊组2012签订的协议基础上,增加20万元转让金给大坊组。之后刘某某出资并负责将69.8万元(原有协议书49.8万元及附加合同20万元)以每口人2150元的标准发给了大坊组村民。为掩盖非法采矿的行为,2014930日由大坊组村民联合签字写一份田土改良报告,并申报至仁义镇政府,由组长胡某乙经手到镇政府加盖公章证明。20141120日,刘某某、卢某某在未取得任何相关合法手续情况下,组织挖掘机在大寨田内采挖矿泥。至1122日,经相关部门发现并扣押挖掘机之后停工。经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408队和湖南省国土资源厅破坏矿产资源价值鉴定委员会评估和鉴定,卢某某、刘某某非法开采金银矿破坏的资源价值为266965元。

201576被告人卢某某、刘某某退赔矿产资源损失266965元,并预缴纳罚金各1万元。

【裁判结果】

湖南省桂阳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卢某某、刘某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卢某某、刘某某犯非法采矿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卢某某、刘某某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被告人卢某某、刘某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可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卢某某、刘某某积极退赔全部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结合桂阳县司法局社区矫正评估调查报告,对两被告人适用社区矫正,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一)项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卢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二、被告人刘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三、对被告人卢某某、刘某某退赔的矿产资源损失266965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该案表面看似合法:有2014930日由大坊组村民联合签字写一份田土改良报告,并申报至仁义镇政府,由组长胡某乙经手到镇政府加盖公章证明;被告人以每口人2150元的标准发给大坊组村民补偿金。但被告人卢某某、刘某某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在大寨田内采挖矿泥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

 

 

 

                                                                           罗某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20118月,被告人罗某某通过转让取得了眉山市岷东新区牛路口砂石场的所有权。201310月,被告人罗某某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开采砂石场所在的牛路口1组的砂石用于营利。经四川冶金地质勘查局605大队测量,罗某某非法开采的连砂石共计70651立方米。经眉山市东坡区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连砂石价值2119530元。

【裁判结果】

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罗某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的相关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依法应当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罗某某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罗某某系被动到案,其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其行为不属自首,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罗某某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悔罪表现,并结合东坡区社区矫正办的评估意见,本院决定对被告人罗某某从轻处罚并宣告缓刑,对辩护人请求法庭对被告人罗某某宣告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支持。遂判决:一、被告人罗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二、对公安机关依法扣押在案的砂石予以没收;三、对被告人罗某某的犯罪所得继续予以追缴。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规定:国家实行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的制度;但是,国家对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的费用,可以根据不同情况规定予以减缴、免缴。具体办法和实施步骤由国务院规定。开采矿产资源,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缴纳资源税和资源补偿费。虽然被告某某通过转让取得了眉山市岷东新区牛路口砂石场的所有权。但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开采砂石场所在的牛路口1组的砂石用于营利,情节严重,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

  

  石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石某在租赁邛崃市临邛镇胜利村X组村民毛某甲、毛某乙、汪某某、杜某甲、杜某、杜某乙的承包地后,于201410月至20152月期间,被告人石某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形下,为获取利益,在前述租赁土地上非法采挖土地下方的连砂石。2015825日,经四川省国土资源厅鉴定,被告人石某在邛崃市临邛镇胜利村X组非法开采连砂石的行为造成矿产资源破坏储量为24032.8立方米、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数额为672918元。201532016时许,被告人石某主动到邛崃市公安局东星派出所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裁判结果】

邛崃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石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形下,擅自在其租赁的承包土地上非法采挖土地下方的连砂石,造成矿产资源破坏储量为24032.8立方米、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数额为672918元,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被告人石某依法应予刑事处罚。邛崃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石某犯非法采矿罪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石某曾有犯罪前科,对其可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石某在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前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对其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石某在审理过程中明确表示自愿认罪,对其可以酌情从轻处罚。遂判决:被告人石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规定:【非法采矿罪】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或者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被告人石某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形下,擅自在其租赁的承包土地上非法采挖土地下方的连砂石,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

 

                                                                             王某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201242895日,被告人王某某在未办理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陆续在自己与胡某某等3户村民家位于攀枝花市仁和区大龙潭乡立柯村五贵塘组的承包地及房屋周围等5处地点开采山砂。期间,攀枝花市国土资源局仁和区分局分别于2012524日、76日、725日向被告人王某某下达《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要求其立即停止非法开采山砂,但被告人王某某拒不停止开采。被告人王某某将开采的山砂分别用于治理被硫酸亚铁污染的土地、对外出售、赠送他人等。经四川省冶金地质勘查局六○一大队调查测量,被告人王某某在上述5处采砂矿点的无证开采山砂量为26603立方米。经四川省国土资源厅鉴定,被告人王某某非法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数额为1064120元。

【裁判结果】

攀枝花市仁和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王某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开采砂矿,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价值1064120元,其行为构成非法采矿罪,情节特别严重。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判决:被告人王某某犯非法采矿罪,从轻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00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规定: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由国务院行使国家对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地表或者地下的矿产资源的国家所有权,不因其所依附的土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不同而改变。因此被告人王某某在自己与胡某某等3户村民家的承包地及房屋周围等处地点开采山砂,也应在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形下进行。违法行为发生后国土资源局要求其立即停止非法开采山砂,但被告人王某某拒不停止开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

 

 

                                                                               徐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20148152014822日期间,被告人徐某以采挖运输砂石12元/立方米的费用雇佣杨军组织挖掘工具和运输工具数辆,在没有取得开采砂石许可证的情况下,在新津县花桥镇龚巷村广滩河提外的金马河河道左岸内的四处地点非法采挖连砂石。20148月,经四川省冶金地质勘查局测绘,四处开采地点内被非法采挖的连砂石总量为3896.2立方米。经鉴定,被非法采挖的连砂石价值人民币97405元。201492日,被告人徐某主动到新津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20141117日,新津县水务局对新津麒胜建材厂处以人民币30万元罚款。新津麒胜建材厂于同日缴清罚款。新津麒胜建材厂系个体工商户,徐某系该建材厂业主。

【裁判结果】

新津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徐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为人民币97405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被告人徐某在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新津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徐某犯非法采矿罪的事实成立,罪名正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徐某的辩护人提出徐某已向水务部门缴纳了30万元的罚款,徐某当庭表示认罪且认罪态度较好,本院酌情予以采纳。遂判决:被告人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90000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规定:国家对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实行许可证制度。勘查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勘查许可证,取得探矿权;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采矿许可证,取得采矿权。  
被告人徐某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形下,雇佣他人在河道内的四处地点非法采挖连砂石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

 

 

 

 

                                                                        杨某某非法采矿一案

 

【基本案情】

20148月起,被告人杨某某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支付鲜某某30000元(已被公安机关扣押),在洪雅县止戈镇安宁村叶河坝鲜某某承包的鱼塘内非法开采砂石。20141222日,经洪雅县规范矿产资源管理秩序领导小组办公室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后,仍继续开采砂石。20148月至20153月,被告人杨某某共开采砂石3700立方米,并出售给周某某、何某某、何某某等人,获利71000元。经鉴定,被告人杨某某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为111000元。

【裁判结果】

洪雅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杨某某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时间长达7个月,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达111000元,且经行政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后,仍继续开采,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遂判决:一、被告人杨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10000元;二、对被告人杨某某的违法所得71000元予以追缴;三、对公安机关已扣押的被告人杨某某支付给鲜某某的30000元予以没收,由公安机关上交国库。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规定: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由国务院行使国家对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地表或者地下的矿产资源的国家所有权,不因其所依附的土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不同而改变被告人杨某某虽支付鱼塘承包人费用,在承包人的鱼塘内开采砂石,但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经有关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后,仍继续开采砂石,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

 

 

送:省法院研究室、州委政研室、州人大法制委员会、州政府政研室、州政协研究室、州委政法委研究室

发:各县人民法院、本院各部门 (内网发送)               

本期责任编辑:侯亮、徐珑溧                      编审:倪虎

 

 

(作者:佚名 编辑:yjs)

上一篇:甘孜审判第三期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