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文书公开平台 >> 刑事案件 >> 浏览文章

仁真呷灯犯绑架罪、犯盗窃罪,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犯绑架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时间:2019年02月10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8)川33刑终22

原公诉机关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男,1998320日出生,藏族,文盲,户籍所在地四川省道孚县。因涉嫌犯绑架罪、盗窃罪,经四川省道孚县公安局决定,于2017921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绑架罪、盗窃罪,经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710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川省道孚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次能降措,男,1982820日出生,藏族,文盲,户籍所在地四川省道孚县。因涉嫌犯绑架罪,经四川省道孚县公安局决定,于2017921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绑架罪,经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710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川省道孚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多吉泽忠,男,1988410日出生,藏族,文盲,户籍所在地四川省道孚县。因涉嫌犯绑架罪,经四川省道孚县公安局决定,于2017921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绑架罪,经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710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川省道孚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雄曲次勒,男,1985518日出生,藏族,文盲,户籍所在地四川省道孚县。因涉嫌犯绑架罪,经四川省道孚县公安局决定,于2017921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绑架罪,经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710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川省道孚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桑布,曾用名李建勇,男,198844日出生,藏族,文盲,户籍所在地四川省丹巴县。因涉嫌犯盗窃罪,经四川省道孚县公安局决定,于2017921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盗窃罪,经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71026日被逮捕。2018622日至2018719日因病经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法院同意被取保候审。现羁押于四川省道孚县看守所。

法庭庭审藏汉语翻译扎西拥章,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法院干警。

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法院审理四川省道孚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桑布盗窃,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绑架一案,于2018814作出2018)川3326刑初7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11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凌蔚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法庭庭审藏汉语翻译扎西拥章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人桑布依法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1.盗窃罪事实。201512月(具体时间不详),被告人桑布、仁真呷灯、泽绒翁加(另案处理)共同商议盗牛一事,后桑布驾驶一辆五菱宏光牌面包车将仁真呷灯、泽绒翁加二人送至丹巴县东谷乡牦牛村拉爬沟一山脚下,给二人指明盗牛地点,仁真呷灯、泽绒翁加在桑布指明的地点盗走该村村民仁某某某、张某某、登某的三头耕牛,桑布便联系丹巴县个体屠宰户钟某某,三人将三头耕牛贩卖给钟某某,获得赃款人民币20 000.00元(大写:贰万元整)。经鉴定,被盗三头耕牛价值共计25 200.00元(大写:贰万伍仟贰佰元整)。20163月(具体时间不详),被告人桑布与仁真呷灯共同商议盗牛出卖,由桑布负责开虚假拉牛证明并联系买家,仁真呷灯邀约泽翁秋彭(另案处理)、桑批(另案处理)三人负责盗牛。当晚,仁真呷灯、泽翁秋彭,桑批前住道孚县协德乡上龙村冬季牧场,趁无人看管之际将该村村民洛某放养的7头牛盗走后赶至道孚县协德乡人民政府东面850米空地处,桑布驾驶蔡某某的蓝色小型货车将7头牦牛装车后,四人向丹巴方向行驶,途中泽翁秋彭和桑批下车,蔡某某上车替换桑布驾驶。后桑布联系的杨某某上车后,指引桑布等人将7头牦牛拉运至四川省汉源县九襄镇“四川大渡河食品有限公司”,桑布向该公司出示自己在丹巴县东谷乡牦牛村村委会开具的运牛证明,谎称是出售自己家中的牛,获得赃款52 080.00元(大写:伍万贰仟零捌拾元整)。经鉴定,被盗的7头牛总价值为61 390.00(大写:陆万壹仟叁佰玖拾元整)。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桑布家属与盗窃案受害人泽某某某、张某某、丹某、日某,达成民事赔偿协议,积极履行了赔偿,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被告人仁真呷灯家属与盗窃案被害人热某家属达成民事赔偿协议,积极赔偿了被害人。

2.绑架罪事实。因道孚县协德乡上龙村盗牛销赃金额分赃不均等原因,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商议将桑布骗至道孚县索要钱财。201792017时许,次能降措以包车前往色达县为由,乘坐由桑布驾驶的出租车(川VM0028)从康定市出发前往色达县。当次能降措和桑布行至道孚县各卡乡觉洛寺村后,被告人雄曲次勒、仁真呷灯、多吉泽忠陆续上车将桑布控制至道孚县龙普沟村饮用水源保护区附近,仁真呷灯、多吉泽忠、雄曲次勒对桑布进行殴打要求桑布赔偿。次日凌晨,被告人仁真呷灯、多吉泽忠、次能降措、雄曲次勒又将桑布控制在道孚县鲜水镇“德富大酒店”211号房间。天亮后,桑布被迫给妻子志某某某和姐姐李某某打电话,说了被控制和要赔偿的事情,被告人次能降措在电话中向桑布家人索要现金80 000.00元(大写:捌万元整)。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于2017921日被道孚县公安局民警抓获,并解救出被控制的桑布。2017924道孚县公安局将扣押在案的大众牌绿色出租车一辆(架号:FV2A1BS7G4660235,车牌号:川VM0028)及钥匙六把(大众车钥匙一把,将军令一个,普通钥匙四把)发还给桑布妻子志某某某。

原判认为:被告人仁真呷灯、桑布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价值86590.00元(大写:捌万陆仟伍佰玖拾元整),数额巨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构成绑架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均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盗窃犯罪中,被告人仁真呷灯、桑布二人的地位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在共同绑架犯罪中,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四人的地位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被告人仁真呷灯、多吉泽忠、次能降措、雄曲次勒虽有殴打桑布的行为,但未对桑布造成严重的伤害,且被告人亦未实际勒索到财物。综合被告人仁真呷灯、多吉泽忠、次能降措、雄曲次勒在绑架过程中使用的手段及造成的结果,可以认定其实施的犯罪行为情节较轻。被告人仁真呷灯、多吉泽忠、次能降措、雄曲次勒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其罪行,且在庭审中自愿认罪,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故被告人桑布的辩护人关于被告人桑布系从犯的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支持;被告人桑布的辩护人关于被告人桑布有自首及积极赔偿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桑布在侦查机关还未掌握其实施盗窃的行为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桑布的家属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赔偿协议,积极履行赔偿,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在量刑时可酌情从轻考虑,予以支持。被告人仁真呷灯因涉嫌绑架罪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如实供述侦查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实施盗窃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仁真呷灯在实施盗窃时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仁真呷灯家属与部分被害人达成了赔偿协议,积极履行赔偿,在量刑时可酌情从轻考虑。

综上,决定对被告人仁真呷灯犯绑架罪从轻处罚、犯盗窃罪减轻处罚,对被告人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犯绑架罪从轻处罚,对被告人桑布犯盗窃罪减轻处罚。被告人仁真呷灯应数罪并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仁真呷灯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两千元;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两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三个月,罚金人民币四千元。二、被告人次能降措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两千元。三、被告人多吉泽忠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两千元。四、被告人雄曲次勒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两千元。五、被告人桑布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两千元。

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以“不认同构成绑架罪”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法院重新判决。

原审被告人次能降措以“找回自己被盗的东西不构成犯法和量刑过重”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法院重新判决。

原审被告人多吉泽忠以“并未和他人商量要控制桑布索要钱财,当时其目的只想抓住桑布送往相关单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受害人变成了绑架者。”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法院重新审理本案。

原审被告人雄曲次勒以“桑布承认偷了牛,答应赔偿,并要求不要报警,最后桑布家人报警后说绑架了他,认为自己不是绑架者,也不是主犯,但刑期判得高。”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法院重新审理本案。

二审庭审中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提出与上诉状相同的辩解意见。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认为, 一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桑布盗窃,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绑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量刑适当,建议二审法院结合本案事实、证据、情节、社会危害、认罪态度等,作出公正、合理的判决。

二审中,检、辩双方均未向法庭提供新的证据。

经二审审理查明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桑布盗窃,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绑架的事实,与一审相同,且有经一、二审当庭出示、宣读并进行了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综合上诉理由、辩解意见和检察院出庭意见,本院结合事实和证据对本案评判如下:

1.本案犯盗窃罪的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桑布对盗窃罪的判决提出上诉。经审查,本案一审认定盗窃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二审不再重复评判。

2.本案犯绑架罪的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不服一审判决,并分别提出了自己的上诉理由。经审查,本案绑架罪的起因虽然与盗窃罪有关联,但本案盗窃的全部被害人已经得到了相应赔偿,并与犯盗窃罪的二被告人已达成谅解,故盗窃罪的民事纠纷已经解决完毕,不再是引发绑架罪的起因和理由。

3.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事后以犯盗窃罪时被桑布出卖、吃钱为由,邀约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以勒索财物为目的,使用欺骗、殴打的方式挟持了桑布,四原审被告人的实际行为已经构成了绑架罪,作用相当,依法应当追究四原审被告人绑架罪的刑事责任,且在量刑时一审法院已充分考虑了原审被告人犯罪中的相关从轻、减轻情节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二审认同。

4.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的一审量刑,两罪并罚后为总和刑期,符合数罪并罚“总和刑期以下”的规定(包括本数),二审认同

综上所述,四原审被告人关于绑架罪的上诉理由、辩解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和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不符,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桑布盗窃,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绑架一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符合法律规定,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仁真呷灯、次能降措、多吉泽忠、雄曲次勒的上诉理由、辩解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和相关法律、法规不符,不予支持。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正确,予以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本裁定自宣告之日起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长   

审判员  张浩丹

审判员   

 

二Ο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余崇清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六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作者:佚名 编辑:SGB)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