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概况 法院要闻 审判流程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 廉政建设 审判调研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专题活动 魅力甘孜州
您当前位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文书公开平台 >> 民事案件 >> 浏览文章

朱蓉萍、蔡俊杰与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继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年03月2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川33民终199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蓉萍,女,汉族,1964413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成乾,四川甘东申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蔡俊杰,男,汉族,19931020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法定代理人:朱蓉萍(系蔡俊杰母亲),女,汉族,1964413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成乾,四川甘东申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碧清,女,汉族,195461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伍晓东,上海申浩(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建国,男,汉族,1957415日出生,住四川省丹巴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伍晓东,上海申浩(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志国,男,汉族,1962428日出生,住四川省丹巴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伍晓东,上海申浩(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素清,女,汉族,1973220日出生,住四川省丹巴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伍晓东,上海申浩(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朱蓉萍、蔡俊杰因与被上诉人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继承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丹巴县人民法院20183323民初99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10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朱蓉萍、上诉人蔡俊杰的法定代理人朱蓉萍以及上诉人朱蓉萍、蔡俊杰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成乾,被上诉人蔡建国及被上诉人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伍晓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朱蓉萍、蔡俊杰上诉请求:1.请求二审法院将原判第一项“原告朱蓉萍与原告蔡俊杰共同继承丹巴县人民政府《丹巴府阅(201711号》会议纪要中因拆迁蔡金文房屋的置换土地20%的份额”,改判为“由朱蓉萍与蔡俊杰共同继承76%的份额,或发回丹巴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按法定继承处理错误,本案应当按照遗嘱继承。1.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对遗产分配方式已经协商一致:分配方式严格依照《家庭分配协议》内容进行,即按遗嘱继承分割遗产;2.本案争议的焦点实质是: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对遗产分配方式达成了一致认定,对继承比例份额多次协商未能达成一致,才诉讼至法院。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双方在一审中都按遗嘱继承向法院提交了自己主张继承份额的计算方式和结果,双方从协议和行为上都共同认定了按遗嘱继承确定继承比例份额。法院就应当针对双方提出的计算结果,查清事实真相,核实计算结果,作出正确判定;3.虽然本案被继承人未对拆迁补偿土地作出处分,但所有继承人对未处分的土地使用权达成一致协定是:严格按遗嘱继承分配遗产。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都应当诚信诉讼,遵守约定,任何一方都无权随意更改;4.本案的实际情况和特殊性在于,《拆迁协议》内容和补偿方式是:对拆除房屋部分进行货币补偿,对土地使用实行置换。置换没有实现时,原土地使用权也没有被收回,根据物权法的规定,房屋有两种权利,地面以上是所有权,地面部分是使用权。现在的土地使用权只是以置换的方式从A处换到B处,且占用多少还多少;5.被继承人对财产的继承分配,是其对私有财产进行处分的真实遗愿,更何况本案被继承人在签订《拆迁协议》后,土地使用证一直在其手中,且《拆迁协议》也明确了会及时解决置换土地,并已确定了划拨位置。法律对被继承人能够意识到可能及时就解决的土地置换问题还要新立遗嘱的要求,对一个普通老人来说,未免过于严苛。被继承人没有对置换土地作新的分配,自然本意就是分给谁的房屋拆迁置换的土地由谁使用。故,按遗嘱继承确定土地使用权继承比例,既是对被继承人最好的尊重,也是全部继承人共同协定。二、一审裁判认定事实不清楚,有证不认,自然适用法律错误,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利益。本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都是围绕《家庭分配协议》,主张自己应继承的房屋拆迁面积占地份额。上诉人提出享有76%的份额,被上诉人提出享有85.5%的份额,双方都认为对方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既然双方各自主张的继承份额差异太大,那可能一方的数据经不起验证。由此,查清事实,明辨是非,核实真假,是维护公平公正的基础。一审法院没有采用2017)川3323民初53号案件中法院现场勘验数据和相关能够起验证作用的证据,针对关键问题,没有查明事实真相审核验证双方计算结果谁是谁非;也无视双方对遗产分配方式已经达成的“严格依照遗嘱继承”的共同协定,盲目采用法定继承。由于一审判决没有针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没有正确适用法律,导致裁判结果有失公平公正。

被上诉人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辩称,一审法院按照法定继承判决是正确的,一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全部驳回。

上诉人朱蓉萍、蔡俊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原告继承丹巴县国土资源局因拆迁蔡金文房屋置换的位于丹巴县三岔河加油站旁上方空地约90中应继承76%的份额;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朱蓉萍是蔡志华(已故)妻子,蔡俊杰(无民事行为能力)是蔡志华、朱蓉萍之子,四被告及蔡志华是蔡金文(已故)的子女,蔡志华与四被告系姊妹关系。1997212日蔡金文将其所有的房屋做了分配,一家人签订了《家庭分配协议》,该协议约定对财产作如下分配:新房楼上为2份,新房楼下为2份、后方旧房、空余地基为1份,分别分给5个子女,其中,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分得新房各两间,蔡志华分得现有旧房和后面空余地基,家庭成员在协议中约定:现有厨房为后房过道;凡二老在世期间房屋所有权归二老所有,凡在家用房者每月交50元使用费,作为二老生活费。20001031日,蔡志华夫妇在分到的地方修建用地面积117.8的房屋住宅。20013月,蔡金文的爱人周应勤去世,2005329日丹巴县城市房屋拆迁办公室为打通应急通道与蔡金文签订《拆迁协议》,拆迁蔡金文房屋建筑面积140.25,房屋拆迁部分的占地面积为91.32520073月蔡金文去世,20108月蔡志华去世。2017424日,丹巴县人民政府作《关于研究解决蔡金文房屋拆迁遗留相关问题的会议纪要》决定:将丹巴县三岔河加油站旁上方空地约90用于解决蔡金文房屋拆迁遗留问题,土地预留期限为两年,要求其子女理清权属后,丹巴县国土部门方可完善土地相关手续,原、被告双方对此土地权属争议很大,不能达成一致。一审法院认为,蔡金文将其所有的房屋做了分配,一家人签订了《家庭分配协议》,是基于蔡金文将其所有房屋的所有权,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自由处分其财产的一种表现方式,原、被告也达成一致意见,应作为遗嘱,一审法院予以认可。当丹巴县城市房屋拆迁办公室为打通应急通道与蔡金文签订了《拆迁协议》,蔡金文的行为改变其部分财产的处分方式,部分撤销了其在原遗嘱中的财产处分。因此,被拆迁的行为是导致《家庭分配协议》中部分房屋的所有权灭失的重要因素,房屋的所有权人在遗嘱中将房屋处分给他人后,又以补偿协议形式同意将部分房屋拆迁,应被视为其在立遗嘱后又以行为做出了与立遗嘱相反的意思表示并导致了部分房屋所有权的灭失,故《家庭分配协议》因部分房屋的所有权灭失而导致部分房屋的所有权未灭失的部分有效,部分房屋的所有权灭失而被撤销。被继承人蔡金文生前未对《拆迁协议》中的补偿土地作处分,而原、被告双方对此土地分配争议很大,不能达成一致,故此补偿土地应作为被继承人蔡金文的遗留遗产,应依法在继承人中按法定继承处理,根据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的原则,予以分配。两原告认为应继承76%的份额的诉讼理由及四被告认为应各继承21.37%的份额,两原告应继承14.5%的份额的辩论意见,均与继承法的相关规定冲突,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四被告关于案涉补偿土地按法定继承,两原告应继承20%的份额的辩论意见,符合继承法的相关规定,一审法院予以采纳。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三十九条、《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一、原告朱蓉萍与原告蔡俊杰共同继承丹巴县人民政府《丹巴府阅(201711号》会议纪要中因拆迁蔡金文房屋的置换土地20%的份额;二、被告蔡碧清、被告蔡建国、被告蔡志国、被告蔡素清各继承丹巴县人民政府《丹巴府阅(201711号》会议纪要中因拆迁蔡金文房屋的置换土地20%的份额。

本院依职权委托丹巴县人民法院对双方当事人撤除的房屋进行了现场测量,并制作了平面图,朱蓉萍现有房屋距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现有房屋的距离为6.2m,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现有保留房屋临街长度8.8m上诉人朱蓉萍质证认为,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的房屋长度没有8.8m,只有8m。被上诉人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质证认为,街道两边的宽度不一样,这个尺寸是不正确的,不能证明什么。本院经审查认为,为还原本案客观事实,依职权对被拆迁房屋现场痕迹进行实际测量,虽然双方当事人均认为按原协议分配各自房屋的面积数据与实际测量数据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均不能提供有效依据否定本院依职权进行的现场勘验结果,故对双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不予采纳。该实地勘验结果数据具有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基本一致。

另查明,案涉《家庭分配协议》中载明:“为保证今后儿女的合法继承权,经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二日家庭会议研究决定,对现有房屋作如下分配,所有儿女均按此分配享有继承权。现有房屋按5份分配:即新房楼上为2份,楼下为2份,后方旧房空余地基为1份,分别分给5个儿女:1.大女蔡碧清继我现住房屋及楼下靠杨洪家房屋一通(2间);2.长子蔡建国继楼上向丹巴大桥一通(2间);3.次子蔡志国继楼上靠杨洪家房屋一通(2间);4. 三子蔡志华继现有旧房和后面空余地基以新旧两幢房屋楼墙为界限;5. 小女蔡素清继向丹巴大桥一方新房楼下一通(2间);6.现有厨房为后房过道;7.凡二老在世期间,房屋所有权归二老所有,凡在家用房者每月交50元使用费,作为二老生活费,从19973月份起交;8.二位老人的后事,由5个儿女共同承担。分配立议人:蔡金文、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志华、蔡素清。执笔:黄云霞”。

案涉《拆迁协议》中载明:“甲方:丹巴县城市房屋拆迁办公室、乙方:蔡金文。由于建设街后山滑坡,急需打通应急通道,确保市民生命财产安全,根据丹巴城市规划要求,甲方将乙方所属建设街的房屋进行拆迁。该房屋修建于七、八十年代,石木和砖木结构,拆迁面积140.25(其中砖木拆迁面积56.875)。按照《丹巴县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及补偿标准》,经甲乙双方共同协商,达成如下拆迁协议,以此共同遵守。一、甲方对乙方房屋作一次性补偿,待滨河路设计方案确定后,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土地有偿使用。二、补偿标准及合计补偿金额:1.房屋补偿:(1)石木结构:83.375×300/25,012.50元;(2)砖木结构:56.875×500/28,437.50元;2.临时安置补助费:3000元;3.搬家补助:500元;4.搬家奖励:400元;5.土地补偿:91.325×174.00/15,890.55元;6.二楼临时板房拆迁人工费用:100元;7.合计拆迁补偿费用:73,340.55元(柒万叁千叁佰肆拾元零伍角伍分)……四、待滨河路设计方案确定后,若有空地甲方保证不再乙方房屋附近另划新户,甲方根据实际情况将空地有偿使用给乙方 ……”。

丹巴县人民法院现场测量数据中载明:1.蔡素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碧清房屋临街面宽度为8.8 m2.朱蓉萍房屋临街面宽度为9.83 m3.蔡素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碧清房屋和朱蓉萍房屋之间的距离为6.2 m。本案双方当事人对过道的计算方式与面积7.9591.325-83.375)均表示无异议;

丹巴县建设国土局19991115日发放的《许可证》中载明:“居民:蔡志华;建设项目:住宅;四至界限(北):距蔡金文房子2.3 m...... ”。

丹巴县人民政府于2017424日作出《会议纪要》载明:“……一是会议原则同意将章谷镇三岔河加油站旁上访空地(约90㎡左右)用于解决2005年因珠市街后山发生山体滑坡,县政府拆除蔡金文部分房屋作为应急通道的遗留问题。土地预留期限为两年,自2017424日起至2019423日止。二是会议要求,待蔡金文子女解决好家庭内部矛盾纠纷,理清权属后,县国土等部门方可完善土地相关手续……”。

本案争议焦点: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对案涉土地的继承是应当按照遗嘱继承还是法定继承。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三十九条的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遗嘱继承优于法定继承的原则,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的方式办理,没有遗嘱的,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办理。根据本案事实,1997212日,蔡金文作为被继承人生前对其所有房屋的分配与其五位子女(继承人)达成协议,并签订了《家庭分配协议》,其遗嘱处分其财产的意思表示明确;20013月,蔡金文爱人周应勤去世;2005329日,因市政建设的需要,丹巴县城市房屋拆迁办公室与蔡金文签订《拆迁协议》,对蔡金文已经遗嘱处分的部分房屋进行了拆迁;20073月,蔡金文去世;2017424日,丹巴县人民政府出具会议纪要,决定将丹巴县三岔河加油站旁上方约90㎡的空地用于解决蔡金文房屋拆迁的遗留问题。上述事实表明,蔡金文生前通过与五位子女以签订《家庭分配协议》的形式对其所有的房屋进行了预先处分,即定立了遗嘱,该遗嘱意思表示真实,行为合法有效,应受法律的保护。虽然后因城市规划需要,蔡金文与丹巴县城市房屋拆迁办公室签订《拆迁协议》,但蔡金文均没有变更其遗嘱内容的意思表示,其部分子女也仍然是按照《家庭分配协议》所划定的范围,对房屋进行修建。2005329日,丹巴县人民政府根据原与蔡金文的《拆迁协议》约定,对当时所占用土地的处理向蔡金文子女作出了《会议纪要》,要求其子女按《会议纪要》决定办理。本院认为,该《拆迁协议》是蔡金文在生前与丹巴县城市房屋拆迁办公室签订的,蔡金文并未因政府拆迁而对《家庭分配协议》中所涉及的财产以及按照《拆迁协议》对其原处分房屋进行重新遗嘱处分,且部分子女已对《家庭分配协议》中涉及的土地上修建了房屋。故蔡金文没有因为与丹巴县人民政府签订《拆迁协议》而改变原来遗嘱的意思表示。其子女对其按《家庭分配协议》享有的房屋地基上修建房屋均是享有其分得财产的行为。因此,其子女按照《家庭分配协议》享有其土地,并不能认为其所继承的财产灭失。即蔡金文遗嘱处分的财产并不因《拆迁协议》而灭失。所以,该份遗嘱中被继承人财产的分配协议仍然合法有效,朱蓉萍、蔡俊杰和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各方对丹巴县城市房屋拆迁办公室拆迁蔡金文房屋后而置换的土地应当以遗嘱继承的方式继承该土地。

对于朱蓉萍、蔡俊杰因丹巴县人民政府《拆迁协议》返还蔡金文土地的继承份额问题。朱蓉萍、蔡俊杰认为应当继承案涉土地76%的份额,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也未对其主张的份额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依照《最高人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双方当事人对此均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结合查明的事实以及本院依职权委托丹巴县人民法院所作的现场测量数据,对双方当事人案涉土地中应当分配的份额划分如下:一、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房屋拆除面积:34.32[8.8m×宽(6.2m-2.3m];二、过道面积:7.95㎡,因过道为双方当事人共有,故应当分为五份,每份为:1.59㎡(7.95㎡÷5);三、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对案涉土地应分得面积:40.68[34.32+1.59㎡×4];四、朱蓉萍、蔡俊杰对案涉土地应分得面积:50.645㎡(91.325-40.68㎡)。一审法院以蔡金文签订《拆迁协议》的行为改变了其部分财产的处分方式,部分撤销了其在原遗嘱中的财产处分、蔡金文生前未对《拆迁协议》中的补偿土地作处分为由,认定案涉补偿土地应作为蔡金文的遗留遗产按法定继承处理,判决朱蓉萍、蔡俊杰和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各方继承丹巴县人民政府《丹巴府阅(201711号》会议纪要中因拆迁蔡金文房屋的置换土地20%的份额,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依法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上诉人朱蓉萍、蔡俊杰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三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四川省丹巴县人民法院(2018)川3323民初9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朱蓉萍、蔡俊杰共同继承丹巴县人民政府《丹巴府阅(201711号》会议纪要中因拆迁蔡金文房屋的置换土地面积50.645㎡;

二、变更四川省丹巴县人民法院(2018)川3323民初9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被上诉人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共同继承丹巴县人民政府《丹巴府阅(201711号》会议纪要中因拆迁蔡金文房屋的置换土地面积40.68㎡;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按照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朱蓉萍负担50元,被上诉人蔡碧清、蔡建国、蔡志国、蔡素清负担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段 内 惠

                         黄    

审  判  员   格桑曲珍

 

 

 

 

        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作者:佚名 编辑:SGB)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Copyright © 2014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 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榆林新区州法院 邮编:626000